“你要告诉我,我这一票投下去,会得罪谁啊。”

周倜这话说完,李议员沉默了半晌,突然笑着反问周倜:“你想要什么?”

“一根香烟。”

李议员一愣,但还是掏出香烟给周倜点上一颗。

一口辛辣的烟气入肺,又被吐出,完成了一次轻度自残,周倜说:

“我其实并不在乎自己这一票投给谁,毕竟我的职位就在这,只要在任职期间不发生城市毁灭级的大灾难,就没人能拿我怎样。而我这人呢,既不争也不贪,属于人畜无害的类型,应该是会招所有人喜欢的吧。”

“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要,那你一定是最受人喜欢的一个。”李议员说着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

周倜说:“我只需要一颗香烟的时候,走在街上随便找个吸烟的路人提一句,大概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26666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