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佣兵秒怂,一动不敢再动,明智的选择了服从,能在荒野中讨生活,自然不会是胆小之辈,但什么人是虚张声势什么人是真的杀人不眨眼他还是能分得出来的。他在数珠丸身上感受到一股凌冽的杀气,明白只要自己有一丝丝反抗的意思,对方绝不会有手下留情的可能。

空旷的地铁站里仅剩那光头佣兵发出一阵痛苦的哼哼声,其余人寂静无声,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金发的年轻帅哥从门里跑出,高声喝道:“竟然敢在巴克老爹的地盘动手!我要……”

他话没说完,就像被钓起的鱼一样被从地上提起,他两手捂住喉咙,双脚离地,在空中乱踢。

周倜一手前伸,做着虚握的动作,发动了宝具手套的禁锢效果。

周倜到是没注意到光头壮汉的行为,但他绝对信任自己的战姬,既然战姬攻击了对方,那就一定是对方不对,他这时已经做好掀翻这补给点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16666457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