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大多好面子,经此一事,周倜和赵天闯两人都把对方记恨上了,说不死不休还不至于,但能落井下石的时候估计一定不会雪中送炭。

赵天闯恶狠狠的瞪着周倜,咬着牙扔话:“有能耐你就一直别报名,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周倜也并不开心,毕竟无论怎么说他都算怯战了。

返回宿舍后,周倜依然脸色阴郁,觉得今天这事真是糟心。

“周倜,你完全不必和他一般见识。”卢浩然劝道,“下午正常报名参赛就行,我下午也会报名,小楼,你也报名,我就不信那姓赵的能有那么大脸面,一次两次的让所有人都不报名参赛。”

周倜笑着谢过卢浩然的好意,却不准备那么做。诚然,卢浩然提出的办法是最简单的破局办法,只要下午时他和戴小楼一报名,赵天闯提出想在预赛聚集自己的计划就会变成赌概率,其他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756/11984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