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亭足足在医院趟了半个多月,期间谢家父母倒是来过几回,但一见到照顾谢亭的人是林棉,又气冲冲地走了。

要长辈接受两个男的在一起不容易,所以每次林棉都站在一边装凄凄哀哀的小白话,戏瘾上来还会挤出两滴晶莹的眼泪。

等谢家父母一走,他又变成那个活蹦乱跳的林棉。

林棉:我哭了,我装的。

出院那天是李垣来接的,林棉那边地儿小,加上环境不如谢亭的公寓好,于是他没有异议地跟着谢亭回了公寓。

这半个月,林棉又把厨艺给捡了起来,每天变着法给谢亭熬骨汤,美名其曰缺什么补什么,把谢亭养的是半点儿病人的感觉都没有,不到几天就又容光焕发了。

没办法,林棉想的是,要谢亭肋骨留下什么病根,腰出了问题,到时候难过的还是自己,虽然说床上那点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64538/23947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