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凉玥看着她,“你以为,打仗是这般好打的?”

“啊?”

“打仗要兵力,要人力,要财力,而这些,都是要国给的。”

“而国又如何有这些东西?”

“自然靠的是百姓。”

“百姓年轻力壮的都去打仗了,留下妇孺在家,如何种地,如何做生意?”

“打仗了,百姓还能安稳,一国的经济还能往前?”

“……”

红倪愣了。

彻彻底底的愣住。

她未想到仅一句话便牵扯出这许多,而这许多,是她所不能承受的。

商凉玥说着,看向下面的辽源兵士,帝临兵士,“不论是帝临兵士,还是辽源兵士,他们身上穿的,用的,吃的,包括他们的武器,皆是国来承担。”

“他们打这一场仗,幸运的,还留着一条命,不幸运的,一瞬便未有。”

“未有命了,国的人就少了,少了兵力,少了劳力,许多东西都将受到影响,然后直接影响国。”

“帝临为何不轻易开战?为何不如辽源一般霸道,如南伽一般阴狠,它就是要为国想,为百姓想。”

“发展国之经济,让国愈发强大,同时兴兵,练兵,让一国之兵力强壮,不至于谁来都可以被欺负。”

“就如如今,战开打,我们帝临不怕,因为我们不弱。”

“虽说辽源突袭,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这不代表我们帝临就输了。”

“人,要记住一句话,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红倪嘴张开,她下意识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姐的话让她震撼,让她的心震动。

她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晓该说什么。

而淡灵听着商凉玥的话,细细思考起来。

大宅内院的千金,每日想的都是绣花,绣荷包,做衣袍,如何取悦夫君,如何维持好一个家。

但从未有人如小姐一般,说出这些话。

说出国之重。

国之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