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个下午,滕思晴都在陪着滕清泽。

可能是上午拍戏的时候累到了,中午的午觉又没睡,所以,滕清泽刚吃完晚饭没久,就困得眼皮耷拉下来。

滕思晴立即把他带到卧室里,哄着他睡了。

滕清泽把被子拉到下巴下方,乖乖闭上了眼睛,没过久,他的呼吸就变得规律而绵长,明显已经睡着了。

滕思晴坐在床边,侧头着儿子白皙的脸。

滕清泽的眼睛是长得最像妈妈的,但其他的地方长得都更像爸爸。

那挺直的鼻梁,清冷的薄唇,对男孩子来有些过于精致的下颌线条……全都跟他爸爸一模一样。

包括他令人无法置信的音乐天赋。

可想而知,等滕清泽长大,一定会跟当年的Peoni一样,成为万千少女追捧的蓝颜祸水。

尽管他现在是这么又乖又的一只。

滕思晴盯着儿子的脸了很久,才低下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缓缓走了出去。

一出房门,滕思晴就到了站在走廊上等待已久的韩拓宇。

韩拓宇双手抱胸,着滕思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跑到我这边来了?现在克里斯廷都已经睡着了,你能跟我了吧?”

他这个表姐,从就非常独立早熟,有什么苦都是自己默默往下咽,不肯告诉家人。

从到大,都是他受滕思晴的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