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上的土味情话是康原在百度上摘抄的。

他本来想以这种方式,给沈B一个好感,却没想到坐到他身边的,不是沈B,而是商祁。

当康原看见商祁手里拿的座位号和名字时,立刻明白哪里出了问题,皱紧了眉头。

狗助理居然曲解了他的意思!

他不是要跟商祁一起坐,而是要和沈B一起!

气氛一度尴尬。

康原眼睁睁看着他把卡片揣进兜里,一把抓住商祁的手腕,怒瞪着他。

商祁眸色一沉,把手腕抽出来,冷漠警告:“康总,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这声音不高不低,前后左右的人大概都能听见,纷纷侧目,拿一种微妙的眼神看康原。

他窘迫至极,冷哼一声:“商先生,你想太多了。请坐。”

拍卖会开始,商祁没什么喜欢的东西,全程未举牌。

倒是沈B拍了一枚价值两百万的手镯,打算送给蔡小雅。

《我穿成对家宠妃》大爆,她被蔡小雅的演技圈粉。

作为蔡小雅的现老板兼粉丝,她觉得有必要对她好点儿。

以后等她继承首富遗产,成了非洲首富,不管蔡小雅还是不是她的艺人,她都要当蔡小雅背后的金主,捧她到世界之巅。

拍卖会进行到中半场休息,商祁去卫生间,康原紧跟而上。

等商祁上完厕所出来,他把商祁堵在走廊,摊手问他要卡片:“给我。”

商祁莫名其妙看他一眼,觉得他这架势,像极了隔壁班坏男生把女生堵门口,伸手问人女孩要东西。

幼稚。

商祁眉眼一沉,“啪”地打了一下商祁的手板心,冷漠脸:“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死心。”

说罢,高冷地推开康原,长腿一迈就要往前走。

也就在这时,康原感觉到呼吸急促,脑内涌现出许多童年阴影。

孩童时期,匪徒绑架他和母亲,并当着他的面,将母亲的眼睛挖出,并撕掉面皮。

残忍地录像,发给父亲,勒索。

那些血腥的画面成为康原心中磨灭不去的阴影,每每想到这些,他便浑身抽疼,直至晕厥。

因为痛苦万分,康原手撑着墙面,胃里疼得一片翻江倒海。

商祁察觉到康原的不对劲儿,转身打量他,拿脚尖儿踢了一下他的膝盖:“装挺像?有事没事?”

康原隐忍着身体的疼痛,双眼猩红,抬眼瞪他:“滚。”

“靠。”

商祁不爽了。

就在这时,向怡拎着裙摆从宴厅一路跑过来,看见这一幕,立刻呵止商祁:“你放开他,你离他远点!”

向怡冲过来,一把推开商祁,将康原扶住。

商祁:“……”

看了眼雷公电母.康原,又看恶毒女主向怡,下意识往后一退。

得。男女主重逢,他这个配角得离得远些。

商祁从梦里得知,他和沈B离婚,乃至这个家分崩离析,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可这个女人拥有这个世界最强的气运,他无法与之对抗。

商祁转身离开,不打算再管这两人的事。

这两人如何,都与他无关。

商祁回到拍卖现场,下一轮拍卖即将开始。

他再沈B身旁坐下。

沈B正在跟魏洁聊工作的事,见他在向怡的位置坐下,低声道:“你这里有人。”

“我知道。”

商祁从兜里掏出康原给的卡片,倾身过去,凑在她耳畔低声说:“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沈B收了手机,一脸嫌弃看他递过来的卡片,下意识把上面的文字念了出来:

“婉转浑坚的旋律,只为你弹奏?”

第一句就把沈B给土到了,她扭过脸,抽搐着嘴角继续念:“幸祸的白字只为你而书写,你,便是这么的不一样反响?康原???”

沈B打量着商祁,想到男人刚才和康原坐在一起,两人还凑近说了什么。

她震惊脸:“康原给你的?”

商祁将卡片从她手里抽出来,揉成一团,随手揣进裤兜:“嗯。你看,这世上,总有人比我更土,对不对?”

沈B:“……”

嘴角抽搐地更厉害了。

对,对你个大头鬼!

雷公电母是这个世界的男主,怎么可能给你个臭男人写暧昧卡片?

商祁又把刚才在走廊的事儿跟沈B说了一遍。

沈B:“破案了。人家是写给向怡的,你倒好,退回了水晶玫瑰,却没退回卡片。”

商祁一愣怔,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把揉成团的卡片又掏出来,用劲儿展开,递给沈B。

语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我又不知道,现在退回,来得及吗?”

沈B瞥他一眼,戳着他脑门低斥道:“你还挺喜欢自作多情的哈。你还不喜欢男人?人家康原也不喜欢你呀,你以为自己是耽美男主呢。”

“……”商祁轻咳一声:“好了我知道了。BB,你不必再打击我的人格。”

沈B像个油腻老男人一样挑了下他下颌,安慰委屈巴巴的他说:“没责怪你的意思,你做得很对。只要能气到向怡,怎么做都是对的。爱你宝贝,你做得很棒!”

被叫宝贝的商祁,脸顿时羞红。

趁着沈B抬眼去看拍卖品,他偷偷地把手伸过去,勾住了沈B的手指。

见沈B没有拒绝,大着胆子与她五指扣紧。

两人就像是在课桌底下偷偷牵手,偷偷恋爱的初中生。

暧昧的氛围在两人之间流传开。

沈B目光依旧望着拍品,唇角却不动声色地勾上一抹微笑。

她与商祁同居数月,这狗男人,终于要对她下手了!

按照成年人之间的进度,狗男人今天晚上回酒店房间,是不是就得把她摁在墙上亲?

沈B越想越激动,迫不及待想赶紧回酒店房间了。

*

康原晕倒之后被向怡带走。

她把男人带进一早定好的酒店房间,按照系统提示,给康原服用了治疗药物。又从系统商城拿了两颗“醉酒丸”给他服下。

康原迷迷糊糊间,看见向怡覆身而上,想躲开,却没有丝毫力气。

她咬住了他的唇。

恍然间,康原又似看见沈B,半推半就间,两人纠缠在一起。

康原是半清醒半迷糊,当他发现怀里的女人不是沈B,而是向怡,心底升腾而起的厌恶感无以言表。

康原是小说世界的男主,有着一夜动辄七次的闷骚人设。

欲望的门被打开,他便再也无法抑制,抓着向怡折腾了整整一个通宵。

翌日清晨,向怡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坐起身时,发现康原已经不在酒店,床头柜上搁着一塌美金。

向怡取过美金,揉着浑身要散架的骨头,低嘲道:“这个康原,拿我当什么?拿我当挥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小姐吗?系统,我恢复了多少女主光环值?”

系统查看向怡的女主光环值后,陷入了一阵沉默。

向怡:“说话啊,恢复了多少?难不成全恢复了?”

系统沉默了一阵后,开口道:

【宿主,由于康原对您昨晚的表现很不满意,导致您不仅没能从他身上汲取到主角光环值,还让您遭受了男主光环的攻击。从即刻起,24小时内,您将只能说真话。宿主要小心了,千万不要张口说话。】

向怡几乎从床上跳起来,尖叫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昨晚他要了我七次,一夜七次!怎么可能没让他开心?怎么可能没让他满意?系统你出来,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系统宛如消失一般,再无回应。

昨日参加慈善拍卖会的嘉宾都宿在酒店里,早晨还有一个记者采访会。

向怡什么东西也没拍,也不想被采访,打算偷偷地从后门离开。

可她没想到的是,后门也挤了一堆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