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板说:“如果韩局长以后能对钱某的歌舞厅多加关照,在下感激不尽。”

韩琛说:“好说好说。”

当钱老板等三人离去之后,卢运长即拿出笔墨,在纸条上写下“某年某月某日警察局长韩琛收受恒丰当铺吴恒丰名画《江渚霜色图》一幅”等字样,那件东阳木雕和翡翠观音也照此立下字据,请韩琛签名留证。

韩琛正在犹豫,见妻子在一旁向自己暗暗颔首,只好硬着头皮在三张纸条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并按上手印。

卢运长当着他们二人的面,将三件东西连同纸条,分别用三个小箱子装好,上锁,并贴上封条。他瞧出韩琛似有惧内之嫌,就哈哈一笑,说:“我看这钥匙,还是交给弟妹保管稳妥些。”

林薇岚伸手接过钥匙,也笑了。

卢运长打开保险柜的门,将三只写有韩琛名字的箱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375/18787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