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想跟我睡觉啊?那我可先睡了哦。”庞玉娟一边逗着拉拉,一边坐到床上。

拉拉又凑近过来,朝她汪汪大叫。

庞玉娟不由皱起眉头,说:“拉拉,你今天是怎么了?”

拉拉叫了两声,忽然攀上床沿,用嘴咬住她睡衣下摆,把她往卧室外拖去。

庞玉娟暗自奇怪,站起身,一边随着它往外走,一边问:“拉拉,你到底要干什么?”

拉拉摇摇尾巴,咬着她的衣角,把她拖到卧室外面的大厅里,一直把她拉到大门边,才松开口。

庞玉娟不明所以,打开灯一看,发现大门边淌着一摊鲜血,正是刚才马从军被刺时流出来的。她杀人后只顾着处理马从军的尸体,竟然把这个第一现场给忘了。如果不是拉拉提醒她,明早有人撞进门看到这个场景,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375/18787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