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泽天点点头说:“有可能。”

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多,现场勘察工作才算结束,但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3

周一全的尸体运去尸检,现场封锁解除之后,范泽天把保安胡伯留了下来,向他详细了解仓库大门钥匙的保管和使用情况。

胡伯说这把锁是上周一刚换上去的,换上新锁之后,几乎每天都有学生进仓库拿东西,不是要拿体育器材,就是要拿实验用具,或者是演出道具之类的,但每一次都是他亲自开的门,钥匙没有经过学生之手。

范泽天问:“那有没有老师借用过钥匙?”

胡伯翻看过登记簿后说:“换新锁之后,来借用过钥匙的老师,只有柳老师。她是学校的艺术老师,上个星期有一场演出,她要到仓库拿服装和道具,时间是上周二下午4点半。学校有规定,老师是可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375/18787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