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花枝的棘刺扎透。她的心底痛出血痕斑斑。不。她无法相信。她无法相信她只是他用来威胁越璨的手段,无法相信她只是他用来与越璨进行交易的筹码!那如栀子花般的纯净,那些温和的眼神和笑容,那些清淡却缠绵入骨的亲吻……

看到她苍白面庞上浮起的那两朵诡异的红晕,越璨手中的浴巾一缕缕绞着她湿亮的长发,慢声说:“你还是不相信,对吗?”“这几年,我悄悄收购谢氏的股份,份额已经足以影响到越瑄在集团地位。越瑄察觉到之后,就开始向我示弱,就连我把森明美从他身边抢走,他也一言不发。他明里向我传达善意,暗中却不择手段想要把股份再收买回去。”

“法国的那场车祸,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做的。”越璨冷笑,“其实,那只不过是一场越瑄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他想用这场车祸使股东们认为我心狠手辣不适合掌舵谢氏,好趁机将其他股份收拢。可惜,车祸的戏演大了,他重伤差点瘫痪,股东们害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358/18781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