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雨点击打在阳台,像橡皮弹击中防弹衣,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你总不能一辈子把我困在这里的。”吃完饭,张离随手给他在电视上投屏了一部电影,楚眠山听到开头音乐就知道这是自己曾经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的电影,张离曾被他拉着看了不下几十回。张离从未发表过看法,他没有楚眠山那样对电影的兴趣,以前只是陪着他,在男女主生死永别的时候抱住他哭的一耸一耸的肩膀,把他揉到怀里。

“山儿,”一声低沉的爱语从身后传来,拂过耳畔,湿润的水汽抹红了楚眠山的耳垂。然而接下来的的话却刺了个透心凉。

“我可以,”张离一只手在他腰间轻轻抚弄,有些任性的语气,“你在外面已经社会性死亡了,尸体已经送进了火葬场,现在你的公司已经要举办追悼会了。”

“是你的公司,别以为我看不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074/18686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