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离一家的故事有点像古早的狗血小说。父亲抛弃糟糠之妻娶了老板的女儿,眼看着年龄大了现任妻子却无法生育,于是便把他这个大少爷接了回去做自己的接班人。

张离一家从前和楚眠山家一直是邻居,在张离父亲没有离开前,楚眠山曾“有幸”见过几面这个衣冠禽兽,每天嫌弃自己老婆这边没做好,那边有毛病,然后坐在沙发上乐享其成,时不时喝醉酒回来,整栋楼都能听到女人的尖叫和玻璃破裂的声音。张离的妈妈每天自己还有工作,回家又要干这干那,有时候楚眠山作为一个旁观者,会觉得这个男人的离去对阿姨是一种解脱。

没有人会听他说话,说错话会挨打,张离学会了闭嘴和低头。

楚眠山的靠近几乎让他受宠若惊。这附近的孩子本就不多,能凑到一起玩的孩子早就形成了一个小社会,他被楚眠山拉着在球场上奔驰,感觉吹到脸上的风就是课本上说的春意。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074/18686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