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是一场兵荒马乱。楚眠山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即使被下了药也是有一定反抗能力的。

在张离把他扶到床上,欺身压下来的那一刻,楚眠山就放弃幻想,在混沌和热度的炙烤中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一脚踢上了张离的膝盖,趁他吃痛扑下床,但这只不过是给结果多增了一条没用的情趣。

“张离离你是不是有病?我tm打爆你狗头”,楚眠山这回两手被张离抓着拿新鲜的裤腰带捆了个结实,搞得他跟监狱里穿拘束衣的死刑犯似的。柳腰在张离的掌下因体内攀升的热度如水里捞出来的鱼。

张离只有理论知识,而且很紧张,才用一根手指在后庭搅了搅就迫不及待的把他摆成后入式,双手像揉面团一样揉/捏他丰满挺翘的臀肉,在他穴/口徘徊几次才把淋满润滑液的粗大阴/茎对准。楚眠山在私/处被异物入侵时扬起脖颈,却只能发出变了调的喟叹,像一只垂死的天鹅。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074/18686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