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翻滚着黑浪。张离没有带伞,等他回到家的时候雨已经泼了下来,从车库走到别墅正门口的一小段路把他的风衣浇了个透湿,略长的头发上的水珠一颗接着一颗往下落,冷意往鼻腔里钻刺激得他打了个喷嚏。眼睛里进了水,导致他得一边揉眼睛一边指纹解锁。

但他顾不得擦,带着一身水汽急忙忙打开了家门。

没有他想象中的凌乱,也没有迎头痛击,只是一片漆黑。

他心脏一紧,浑身僵硬,在一片黑暗中听着自己沉重的呼吸牵动着鼓膜,恨不得把客厅里的每一丝最细微的动静都捕捉到。他像一只猎豹,无法确定自己的羚羊在黑夜中的位置,甚至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今天早上临时开会走的太急,忘了把他手腕的链子拴上,刚才好不容易抽出时间看看监控,才看到他手腕上空空如也。就在自己开车闯了几个红灯狂奔回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3074/18686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