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姑娘口中的他,便是杨阡陌吧。”她应该就是师父让等的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本不应该相爱,我乃狐妖,他却是终南山隐士,生生世世和我们狐族势不两立,可他却偷走了我的心。”说道这里,甄清的心却如刀缴一般疼痛。

“终南山隐士?”阿九觉得这个人很耳熟,貌似在哪里听过,但是却想不起来。

“终南山隐士是我师父至交,我此次入黄泉,也是因为此事。”这么算来,这终南山隐士也算是尚一的师叔了。

“你师父是?”甄清看了看尚一,难道他也是道士?

“幻术大师罗公远。”这世间没有多少人不知道罗公远的名号,妖界,人界,道界,都略有耳闻。

“即罗公远的徒弟,想必也和你师父一样,法力高强吧!”对于罗公远,甄清也是知道的,她多次听杨阡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852/18295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