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柄专门用来梳动物毛发的小梳子,以她多年撸毛的经验,只要梳子合适,手法得当,没有一只有毛的动物会不喜欢享受梳毛的时刻。那种略微有些粗犷又不失柔软的毛梳,细细密密地刮过皮肤的感觉,能让最傲娇的小猫都缴械投降。

可惜南河没有像袁香儿想象中那样露出享受的表情。

他有些愣愣地盯着那柄猪鬃长柄圆刷,“这是,做给我的?”

等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他只把脑袋别向了一边,耳朵沮丧地耷拉了下来。

“怎么了?”袁香儿奇怪地问,“或许你一开始会有些不习惯,等以后多给你梳几次,你肯定会很喜欢的。”

快到家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小雨。

“最近怎么老下雨。”袁香儿抱着南河,拔腿向家里跑去。

绕过街口,远远地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828/18287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