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烤串的师父一边烤着肉串一边心疼,“姑娘你恁得这般浪费,这么好的肥羊分给一只畜生吃,也太可惜了。”

“不可惜,不可惜。大叔你不知道,这不是畜生,是我朋友。”袁香儿笑眯眯地看着那只还在埋头同羊肉奋战的小毛茸茸,伸手轻轻顺着他脊背上的柔顺的毛发撸了几把。

有了一起撸串的交情,袁香儿觉得那只别扭的小狼对自己的戒备放下了不少。趁着他吃得开心顺他脊背的毛,他都没有像之前那样一下跳开,只不过呜呜了几声表达不满。

其实还是挺乖的嘛,毕竟是犬科的。袁香儿在心里想着,比起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狸花猫好多了,那只猫祖宗来家里以后,她小心翼翼地哄了个把月,才终于肯在心情好的时候偶尔屈尊降贵地躺平了让自己摸几下。

脊背可以,袁香儿又想得寸进尺地偷袭耳朵,看到小狼忍无可忍地龇着牙,嗷一口张嘴咬过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828/18287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