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河。”

“你说什么?哦,你是说你的名字叫南河?”袁香儿笑了,“还挺好听的,那以后就叫你小南了。”

袁香儿不再搭理南河那几乎能吃人的眼神,拿起剃刀,小心地把他腹部伤口附近短短软绵的毛发剃干净,轻轻敷上特制的伤药,再按上透气的纱布,最后一圈圈地包扎起来。

处理完伤口,又打来温水,一点点梳开洗净那些因为血水泥污凝固而虬结在一起的毛发。温热的毛巾仔细擦拭了耳后,脖颈,尾巴根处……清理了每一寸角落。

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袁香儿突然有些恍惚,场景和时空恍然是那样似曾相识,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曾养过这样一只的小狗,那本来只是一只路边的流浪狗,浑身脏兮兮的,是自己亲自拧家,亲手在洗手间将那只小狗一点点的洗干净。刚到家里的时候它十分暴躁而不好接近,对自己的亲近充满抗拒,但后来却成为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828/18287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