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对劲,未免太过安静了些。

除了窃脂和犀渠,师傅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使徒,往日里即便师父出门在外,这座院里的屋檐上,地板下,墙头树阴,花木之间总能听见那些小小的精灵发出叽叽喳喳的声响。

但此刻,一切仿佛突然就消失了,静得连一声虫鸣都听不见。

“窃脂?犀渠?”地板下没有响起那种低沉的嗓音,院中的树叶一动不动静立在树梢。

“师父?大家都到哪去了?”袁香儿双手拢在口边,冲着庭院大喊。

梧桐树下的石桌边上坐着一个窈窕的身影,那人穿着一身轻薄的罗裙,鬓发高盘在脑后,正抬头看着天边的云霞。

听见喊声,她转过脸来,气色红润,美人如玉,正是袁香儿那久病不起的师娘。

“师娘,您怎么起来了?”袁香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828/18287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