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好了。”本来是错过了小学招生报名时段的,但是这难不倒恒大佬,他拿出当年恒应征给他捐图书馆的架势来,一笔赞助费砸下去,皆大欢喜地给杰森搞定了入学名额。

“儿子周一就要去上学了。”恒钧烨装可怜,“空巢老爹需要温暖啊……”

容少宸给他倒了一杯开水,不仅温暖还滚烫,让恒钧烨识相地闭上了嘴。

荤段子听腻了,总该谈点正事,容少宸吃干净饭粒,把碗筷叠起来,问:“周一我带评估组去云溪郡,你要不要去?”

恒钧烨摇头:“我们还是分头评估再交换意见吧,免得在现场互相影响。”

云溪郡烂尾十年,工程队早已撤走,只剩几架没拆除的塔吊锈迹斑斑地立在那里,整个楼盘荒凉破落,恢弘的建筑像张着嘴的怪兽,错落在日复一日的蹉跎守望中。

荒了这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637/18234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