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拼命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是为了能配得上他的少年,仅此而已。

他语气和缓轻柔又字字铿锵有力,诉说着不可撼动的坚定决心,让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恒应征都被震撼到无言以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恒家世代男丁都花心滥情怎么就养出恒钧烨这么个绝世情种。

恒老头像撒了气的皮球一样委顿在床上,又恼火又无奈,还恨得牙痒痒,简直一秒也不想看见这个孽种,直接挥挥手让他赶紧滚蛋。

他知道他最后还是会妥协,父子天敌,自古如此,长江后浪推前浪,哪有老子斗得过儿子的?

周末不用见面,容少宸暗暗松了口气,又有点怅然若失,然后暗骂自己有病,简直像中了毒一样,盼着那个坏小子给他及时又足量地送上解药。

十年不见,按理说应该慢慢磨合,缓缓靠近,结果一到周末就天雷勾动地火,身体食髓知味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637/18234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