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都是你控股,一句话的事。”恒钧烨挑眉看他,神情似笑非笑,“一个搁置了四年的鸡肋项目,让出去对新远也没什么损失吧?”

“既是鸡肋,你要它干什么?”容少宸不甘示弱,语气咄咄逼人,“惯会强取豪夺的恒公子几时开始心慈手软了?”

他的嘲讽像掷到一堵墙上,又飞快地反弹回他自己脸上——恒钧烨眼中闪动着幽幽冷光,反问道:“那就要问问地产金童容大少四年前为什么不顾董事会反对执意竞拍这块鸡肋,甚至专门成立了新远建投?”

容少宸被击中靶心,脸色一黯,无话可说,只能瞪眼。

营山的整体开发权是新远拍下的第一个项目,甚至可以说新远就是为它成立的——当时他还没有控股容城,董事会的反对让他无法一意孤行。

拍下了,就搁起来四年没动工,原因还是因为营山确实很鸡肋,没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637/18234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