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钧烨脸色也不好看,大步走到他面前,不像来拜访,倒像来讨债的。

“我妹妹怀孕了。”他居高临下,把一张检验单扔到茶几上,气势汹汹地瞪着他,“容少屿干的好事!”

好似被人迎面打了一拳,强烈的眩晕和额角的胀痛连成一线,容少宸闭了闭眼,迅速消化完这个讯息,他指指旁边的位置,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先坐,慢慢谈。”

事情虽然是你情我愿,真闹出人命女孩子总是被动的一方,身为男方家属,除了低头服软还能怎么样?这种突发状况放到普通人家都免不了鸡飞狗跳,何况双方背后是两家敌对多年的上市公司,给他们擦屁股只会更麻烦。

恒钧烨没在他指定的地方落座,反而在他身边坐下,一手还搭上他身后的沙发靠背,温热的气息侵袭过来——要不是他一脸凝重,容少宸真要以为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637/18234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