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之后,沈正良匆匆洗了把脸就赶到了白英家,他要询问关于林霜和胡天之间的事。

只是白英并不在家,沈正良敲了好久的门,直到隔壁有人告诉他,自从林霜死后,他们夫妻两个就闭门不出,前几天已经收拾了行李回乡下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沈正良回到警局找到了白英得电话,打通以后,电话那头的白英声音冷漠,在听见胡天的名字的时候,冷笑道:“昨晚的事我看新闻知道了,真是苍天有眼,这小子当年玩弄我女儿的感情,总算被老天收走了,死了活该。”

这会儿的白英倒还像个母亲的样子。

沈正良提醒道:“你要是这么讲,那你也有杀人动机,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我。”

白英哼了一声,“警察同志,你别诓我,别以为我不懂法。我们这几天一直在乡下,这里很多人都可以作证,我怎么可能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113/18100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