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瑶呆坐在审讯室内,已经有一刻钟了,期间只有一个女警看她全身颤抖,给她倒了杯热水,随后便没有任何人进来。

沈正良刚回来就被沈漫拦住了。

“老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瑶瑶绝不会杀人的。”沈漫是在他父亲接到警局电话的同时接到了白瑶的电话,父女俩便一起到了现场,所以她很清楚警察把白瑶带回来一定不只是询问那么简单。

沈正良拍了拍她的臂膀,打断了她,“行了漫漫,并没有说白瑶杀人,询问只是程序,若跟她无关自然会放了她。”

沈漫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女俩相依为命,沈正良因为工作的缘故一直觉得对沈漫有所亏欠,不过好在沈漫是个懂事的姑娘,知道父亲工作的特殊性,从来没有埋怨过。

沈漫的性格不能算孤僻,但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心思比起同龄人来说要成熟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41113/18100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