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

秦勇为人洒脱,尤其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对吃饭更没什么讲究,有酒有肉就行。因此三人就近找了羊肉馆子,拣了僻静角落座位坐下。点的还是老三样:羊肉、羊杂、羊血粉丝汤。再来两斤西凤烈酒。肉香味飘来,三人食指大动。不一会儿羊肉便告罄。“小二,再来三斤羊肉、两斤羊杂。”秦勇大声嚷嚷着。

“别急呀!秦大哥。小二!羊肉改五斤!”话音刚落,孙幼才便闪了进来。这家伙对秦勇拱手道:“秦大哥,小弟也来凑凑热闹,你看可好啊?”说着孙幼才便向这边走来,及至桌边才发现孙巡抚赫然端坐在正中。这伙吓得立马站得直直的:“父亲大人。”孙逢吉正待训斥儿子几句,却瞥见门外又闪进一道人影,居然是孙莹莹。

得,宝贝女儿的面子当然得给。这么多人训一个女孩,这个低级错误孙大人是不会犯的。只见孙大人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笑呵呵地摆手招呼女儿坐在身边,待女儿坐下后。才沉着声对孙幼才说道:“怎么?还要我亲自请你坐下吗!”

孙幼才闻言立刻拣了下首位置乖乖的坐好。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秦勇弄的实再看不下去了,打了个圆场一端酒杯说道:“来,孙公子咱俩人喝一个。”孙幼才闻言立马请示性地看着父亲。孙逢吉把眼一瞪说道:“还不赶紧和秦将军碰杯,瞅着我干什么?真是个呆子!”孙幼才闻言立刻端起酒杯和秦勇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脖干了。“咳咳咳”!由于喝得太快,酒差点呛出来。看着孙幼才的窘态,一桌人不由得哈哈大笑。

“叭嗞!”菜碟摔碎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的,你个老东西。给脸不要是吧!老子好心给你找了条活路,你居然敢不领情。”

“崔大爷,你行行好。我家妮妮可才六岁呀!可千万不能卖到那种地方去啊。”

“大哥,还和这老东西磨叽啥?直接抢了那女娃子卖了,不就得了。”

只见大堂中央,一个面象凶恶的大胖子带着五六个打手把一个老汉和小女孩团团围住。那老汉不住拱手讨饶。小女孩吓得爬在老汉怀里瑟瑟发抖。

一看就是熟透了的欺侮弱良为娼的狗血桥断。看着胖子凶恶的神情和小女孩发抖的身形。一股热血直冲向李壹脑门。李壹下意识地起身朝胖子和打手的方向走去。

“住手,一群大老爷们欺侮一个老头和小孩算什么汉子!”秦勇一声断喝,几步便冲在了李壹身前。

“哟!这位爷是想主持公道是吧?哪咱们可得说道说道啦。这爷孙俩住我的、吃我的、花我的都快半年了,呐!咱们算算每个月得个一两银子吧!这半年连本带利,咱也不多要!得个十五两银子吧。这位爷咱可是小本买卖,做不起善事呀!我不卖这个小丫头,那我就得卖老婆孩子啦。”

“好!这十五两银子我出了。”李壹拿出几锭银子“啪”地一声拍在桌上。

哪知那胖子伸手拿了银子后,伸手在老头和小丫头身前一挡,嘿嘿一笑说道:“他们的帐是清了,我这几个兄弟的跑腿钱是不是也给一并结了呀!”

李壹强压着声音说:“行,你说多少。”

胖子乜着眼坏笑道:“我这几个兄弟都是壮劳力,怎么着每天都值个五钱银子吧!这十来天下来,得,算我们亏本,这位公子你总共给个二十两即可。”

“哎呀!你怎么不去抢啊!每天五钱银子,比县太爷还挣的多!”“就是呀!摆明了坑人嘛!”围观的人不干了,七嘴八舌的吵吵道。

这胖子把脸一沉,大声吼道:“这谈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关你们蛋事儿。谁再吵吵仔细割了舌头。”

望着胖子一脸横样儿,人群静了下来。

“看来阁下今儿是不想善了此事了,你到底想怎么着,请划个道儿。”秦勇冷笑着问道。

“哟嗬!敢这么和我崔老虎说话的,这西安城你是头一个,有种!那我今儿就实话告诉你,大爷我到底想怎么着。”说罢崔胖子举拳便向秦勇眼眶砸去。

哪知秦勇早有防备,“嘭”地一声便手把崔胖子的拳头死死攥住,同时一脚踢中胖子的小腹,崔胖子“嗷”地一声惨叫跪倒在地。那几个小混一见大哥吃了亏,立刻叫骂着抄起板凳、椅子冲了过来。

“嘭”、啪、咵、啊随着几声惨叫,基本上是一拳一个,那几个小混几下便李壹摆平,一个个抱着头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疼地直哼哼。

“打的好。”“这崔老虎平日里欺男霸女坏事做尽,早就该报应了。”

“看这公子斯斯文文的,下起手来恁地厉害。”“打死他。”……围观人群见状纷纷叫好。

“住手!住手!什么人吃了豹孑胆了,敢在这儿闹事!”几个皂吏分开人群,大声嚷嚷着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