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最近有点小郁闷

耿忠:最近有点小郁闷。其实……暗恋品姑娘确有其事,不过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自从爷对品姑娘表达了强烈的爱意之后,咱就将这份深深的爱恋默默地埋藏在了心里,不敢再去幻想什么,虽然偶尔也会躲在暗处用余光偷偷地瞄一眼品姑娘。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这么一偶尔的一小瞄,居然不小心地被爷发现了,动不动就对咱横挑眉毛竖挑眼,从此膳房劈柴工就是咱。

关群:最近有点小郁闷。前两天不过是跟随爷一同从大街上路过,偶遇那什么礼部尚书家的千金。谁又知道那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当时带着一幅字画。小娘们儿走路就是作孽,被人撞了一下这手上的画就飞了,正好砸在爷的肩上。那千金立马就扑上来给爷揉肩,揉着揉着就连胸也一起揉了。好了吧,这一揉闹出事情了。夫人回家问咱礼部尚书千金揉了哪些地方,咱是老实人,实话实说,然后夫人说只要是千金碰过的地方,爷一个月之内不能用此处碰她。对于动不动就喜欢抱着夫人的爷来说,这是种煎熬。好了吧,咱这实话又闹出事情了。从此膳房挑水工就是咱。

司从彦:最近有点小郁闷。爹爹从来都是只抱娘亲,不抱咱。不抱咱也就算了,不过是每天晚上,要娘|无|错|小说[l][edu]亲给咱讲个睡前故事,居然也会被无辜地拉到门外去罚站。其实吧,咱知道爹爹其实想欺负娘亲,因为他总是动不动就会去咬娘亲的嘴,每次一咬完,娘亲就发烧生病了。所以,咱决定,一定要攀上西陵伏,然后下道圣旨,让娘亲天天给咱讲故事,让爹爹去门外罚站。

西陵伏:最近有点小郁闷。每天待在王宫里像个囚犯,就连偷偷跑出去也会被人抓回来。难怪咱老爹天天不务正业啊,这个孤王真是孤啊。前两天还听说,司爱卿打算跑路,说是陪他家夫人去开医馆,这开医馆能赚几个钱啊?能比替孤王我打工赚钱吗?不行,孤王一定要把他家闺女弄到手,看他当上老丈人,还怎么跑?

居袁修:最近有点小郁闷。理论与实践证明,先到不一定先得,后到不一定错过。想当年我一枝花送出去,又被反塞回来,真的是肝肠寸断。如今人家是小夫妻,可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说,做男人一定要遵守铁一般的规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唉,只怪我不够坏。

西陵川:最近有点小郁闷。如今孤王我一人独自长眠地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指望小风来看看孤王,他倒好,连来看看孤王都是那么傲骄地要用抬过来的,害得孤王只能看到他的脚,都看不到他的脸。真后悔当初应该拉着小品妤一起来陪孤王。

花清琳:最近有点小郁闷。倒霉地被拉去陪葬也认了,好不容易在地下人间遇到一个长得跟小风很像的男人,然后兴趣相投,心意又相通,本来想发展一下,人家却甩给老娘一句话,你是有夫之妇,做人不能做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