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只会剩下一个人站在擂台上。

而这个人将会是下一个家族的继承人。

这些少年面无表情的接过了枪剑之后,几乎都是同一时间拿着枪剑上了擂台。

“砰!”

“砰!”

“砰!”

……

所有的人都秉持着先下手为强杀他人之猝不及防的理念,根本不给人准备的机会,战争便一触即发。

剑光闪烁,人影散乱,倒下去的都不曾再站起来,站着的还在拼命地厮杀。

被杀死的人都被踢下了擂台,看守在一旁的保镖见一个便上前去拖走一具尸体,拖到车上堆积成山后,一车车到了山林里喂老虎。

“嘀嗒!”

“嘀嗒!”

“嘀嗒——”

鲜红的血液顺着剑锋一点点的滴落到被鲜血染红的地上,荡漾开一朵朵涟漪的血花。

擂台上,最终只站立着一位脸上沾满血液,浑身如从血池里走出来的少年。

“恭喜黑皇子!”

一众保镖见最终结果出来后,纷纷卸下身上的枪,下跪恭贺。

黑皇子?

这孩子竟然是黑皇子?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