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冰血。”稚嫩清雅的声音,让男子双眸再次一亮,眼中有些不敢置信。

“你姓叶?”男子再次出声问道,眉头微微皱起,神情已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你认识我。或者说你认识我这双不同常人的紫眸。”冰血冷冷的看着男子,虽然是在询问,语气却十分的肯定。

冰血十几年的杀手生活,早已让她学会了如何去观察一个人的情绪与神态,来清楚的了解对方的想法。

男子从注意到自己的双眸时,就一直表现出反常的举动与神态,注意证明他知道些关于这双紫眸的事情。

男子轻轻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静静的看着冰血,轻叹了一口气。墨色的双眸中带着对冰血的怜惜与懊悔。

“能告诉你母亲的名字吗?”男子略显有气无力的问着冰血,脸上那淡淡的失落与惆怅让冰血十分的不解。

“叶溪儿。”没有任何隐瞒,直觉告诉冰血,对于这个自己无意中捡回来的大叔,是可以信任的。他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冰血对于自己的直觉,从来都是相信的。而自己的这种对任何事物及其敏锐的直觉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在前世更是凭着这份敏锐的直觉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

冰血知道,只有让这位大叔完全相信并且确定自己就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人,才能得到更多关于自己的秘密。所以她不会选择隐瞒什么。

而这次,冰血的直觉再次向她证明了他的有效。

当男子听到冰血嘴里的那个名字是,墨色双眸中的光芒更加旺盛。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爆发。双唇颤抖,直直的看着冰血。即使是冷漠如冰血,都被那灼热又诧异的目光看到后背发寒,有些毛了。

“有事就说,别这么看着我。”冰血不满的皱起小眉头,声音更加的冰冷。

男子身体再次一抖,这次不是激动的,是被冰血冻的。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那个娇娇弱弱的小女孩,男人疑惑过后,剩下的是更多的疼惜。

“哎……孩子。你这些年多的一定很苦吧。”男子的语气中充满的懊悔与无奈。“我叫墨擎天,是你父亲和母亲的好朋友。跟你父亲更是生死之交的兄弟。按理说你还应该叫我一声义父呢。当年在你母亲还未怀你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以后他们有了孩子,也要叫我爹爹,认我当义父呢。”像是想到了过去的种种,那些难忘的快乐时光。墨擎天脸上扬起了一个幸福的笑容。那个笑容里面充满的温暖,暖到了冰血的心里,让她慢慢的收回了周身的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