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庭的声音陡然变冷,“阿然,澜珊不懂事,你不会自己当真了吧?”

应然想到他们刚刚要做的事,目光柔和了两分,“是,我当真了。”

“应然,别做傻事。”

慕澜庭的声音中透露着危险,旋即他又轻笑了起来,“阿然,澜珊这两天会不舒服,她喜欢用XX牌子绵柔系列的,她喜欢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为她揉肚子。哦,对了,你要给她煮姜茶喝,不要太甜,也不要太辣,她不喜欢。澜珊真的是个小娇气包呢,一点点痛就要哭鼻子的,你觉得你能做到几分?”

应然失笑,“大哥,如果你真的带的走澜珊,现在你也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应然!你过来一下!”卫生间里慕澜珊的声音传来。

应然应了一声,准备往卫生间走的时候顿了一下,“大哥,澜珊叫我,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再联系吧。”

说完挂了电话就往卫生间走了过去。

这边的慕澜庭在手机听筒里隐隐约约听到慕澜珊的声音,像是在叫应然的名字。

他握着手机的手渐渐青筋暴起,恨不得把耳边的手机捏碎。

应然!

他说的风轻云淡,他在白天见面的时候都恨不得把慕澜珊直接绑回去锁起来,让她这辈子再也不能见到应然!

她竟然敢牵应然的手!她就不怕他…

慕澜庭眼中满是阴鹫,他得找个机会,把慕澜珊从应然那里弄出来,施行何程的计划…

何程…

呵呵,不错,何程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慕澜庭眼中的阴鹫消失,把手里的手机随手扔到一边,端起来旁边的红酒,轻轻晃了晃。

把酒杯送到唇边缓缓地仰头喝了一口,“澜珊…你只能......

时候都会给揉肚子啊,这么好的女朋友追着让你收利息男朋友竟然还在问做什么!”

应然眸色一暗,“还有谁给你揉过肚子?”

慕澜珊抿唇偷笑,这哪里是在问别人,这分明是在问慕澜庭有没有为她揉过肚子。

慕澜珊紧紧盯着应然,眼珠咕噜噜转了转,拉长音调,“那——我可得好好想想。”

应然凝眉,俯身凑上前吻住了她故意气人的小嘴。

她刚喝过姜糖茶,嘴里还挂着红糖的甜味,也一点点传输到应然的舌尖。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应然的声音暗沉,轻浅的声音若有似无的飘到慕澜珊的耳朵里,酥麻无比。

慕澜珊抬头凑过去亲了亲他离她只有咫尺的薄唇,“男朋友问问我嘛,男朋友不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呢?”

应然眼眸渐深,发狠的咬了她一口,让慕澜珊不由“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慕澜珊立马服气,“我说我说我说!哼!男朋友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我不懂怜香惜玉?我若是不懂,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在这里跟我皮吗?”应然说着又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慕澜珊吃痛,后退了一步,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应然,“你想做什么?我姨妈护体!”

应然捏住慕澜珊的脸把她重新拉回到自己面前,眼神危险,“澜珊,我要做什么,怎么做,你认为我还用你教吗?”

这句话慕澜珊瞬间理解,被应然单手捏住双侧脸颊的慕澜珊努力眨眼想给应然传递信息。

应然!你看我呀!我听懂了!我错了!

应然勾唇一笑,凑近了她小鱼一样的嘴巴面前,声音轻的像在呵气,“澜珊不是很会皮吗?现在还要皮的话,等会儿这张会皮的小嘴可是要代你偿还利息的。......

慕澜珊瞬间瞪大双眼,用力的摇了摇头。

应然这段时间实在是对她太好了,好到她都忘记了应然此时的设定,还让她感觉到这种轻微的偏执敢其实让人很享受。

到现在她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应然是因为心疼她,在意她,一直在忍耐。

她都不用想,如果她再皮,应然就真的会把他说的付诸行动,甚至会行动的很多,更狠。

“我嗦!我嗦!”因为应然捏着她都两颊,让慕澜珊的嘴巴有些漏风。

应然微笑,“嗯,澜珊说吧,我听着。”

“能不能先fe开我!”慕澜珊垂死挣扎。

“可以,我们去收刚才没有收完的利息。”

应然做势收手,被慕澜珊一把按住,讪笑道,“就这样吧,这样回答问题也挺好!”

“嗯,那女朋友,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