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当然不欢而散,慕澜珊刚刚还想起慕澜庭放她和应然走时候的,最后看她的那个目光。

像是在告诉她,再给她飞几天,她早晚都是他的。

她唇上一痛,耳边落下应然有些暗哑的声音,“怎么?这个时候这么不专心,是在想你那个哥哥了?”

从他们回来之后,慕澜珊就被应然堵进了卧室里,要细细的审问慕澜珊与慕澜庭之前的事,答对了奖励一个吻,答错了惩罚一个吻。

慕澜珊撇嘴,这叫什么审问对错?

这根本就是变向的耍.流.氓。

不过她喜欢。

慕澜珊嘴一嘟,回了他一个吻,哄道,“哪里就是哥哥了?明明是大伯哥。”

大伯哥这个称呼取悦了应然,黑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瞧,“那什么时候让他这个大伯哥的身份坐实一下?”

慕澜珊抿唇,也用她那双灵动的双眸与应然对视,“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可以。”

应然看着慕澜珊微肿的双唇,眼睛微眯,“为什么今天不可以?”

慕澜珊噗嗤一笑,用手按在了应然的脸上,“我说男朋友,你以为民政局是为你家开的吗?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你看看你审问我多长时间了?男朋友还有什么要审的快点审呀,这个姿势怪不舒服的。”

应然拿开慕澜珊的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果然已经过了下午五点钟,他眸中略带失望,随后就目光炯炯的盯着慕澜珊。

慕澜珊被他这个目光盯的发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怎,怎么了?”

“澜珊刚刚在我眼皮子底下想别人了吧?问澜珊今天最后一个问题。”

慕澜珊紧张无比,“问,问吧。”

应然捧住她的小脸,嫩滑......

你安排!”

应然轻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就这事?什么时候不是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了?我还能缺了你这点吃的?说吧,小馋猫,今天想吃什么了?”

慕澜珊脸色涨红,睁开眼睛目光炽炽的盯着应然漂亮的双眸,“我点什么都可以吗?”

应然勾唇,“当然了。”

慕澜珊撇过脸,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你!”

应然微怔,眼神危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慕澜珊被应然的话一激,眼睛直直的与应然危险的目光对视,“我当然知道!我就是要吃!”

“不后悔?”

“我……我有什么后悔的?反正你都收我利息了,我为什么不能要吃的!”

应然思索,“嗯…说的也是。”

“那……”

“那…我当然愿意乖乖奉上……”

……

山很美,水很美,花很美,凤很美,黄昏很美,夕阳很美。

唯一不完美的,是此时的应然和慕澜珊。

“你……你去买。”

“嗯,当然是我去买了,你乖乖躺一下,我马上就回来,还有没有需要的了?”

“没……没了。”

应然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回头看到埋在被子里的慕澜珊,无声的笑了笑,都已经坦诚相见了,还这么害羞。

慕澜珊是害羞吗?

当然不是!

第一把对敌政策因为自己肚子咕噜噜响而退却了,她好不容易要找回场子,双方都兵戎相见了。

奈何她亲戚到来,只能再次休战。

慕澜珊愤恨不已,这怎么什么事儿都让她给撞上了?

应然也实属悲催,两次交战都自行退兵。

应然回来的很快,手里提着慕澜珊需要的东......

西,慕澜珊结果后飞快的跑到厕所。

应然重新拿起手提袋中的一盒姜糖,准备给慕澜珊冲泡,这个时候,慕澜珊的手机亮了一下,跳出来一条信息。

是一条屏蔽信息,黑名单打电话发短信过来的提醒信息。

应然拿着盒子的手一顿,虽然慕澜珊的手机屏幕只亮了三秒,因为在黑名单里所以只显示的电话号码,可是应然还是认了出来,这是慕澜庭的手机号码。

原来……慕澜庭的手机号码一直躺在她的黑名单里。

慕澜珊的手机屏幕暗了不打一分钟的时候,应然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

慕澜庭。

应然在原地站了三秒,随后自然的接通了电话。

“你好,有什么事?”

“阿然,我们两个就不必要这么生疏了吧?就算我们都喜欢澜珊,我们也不必要因为澜珊而成为仇人吧?”

慕澜庭的嗓音悠然旷怡,仿佛在说今天的风不错,今天的水不错。

应然呵笑,“嗯,希望我和澜珊婚礼的时候,大哥也能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