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里,无名君教官倒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只是会偶尔眼神阴鹫的望着慕澜珊。

慕澜珊毫不客气的给予微笑面对,这无名君这次回去估计就要跟慕澜庭提出驯化她的事情了。

她突然想到,这无名君不会是故意提出驯化想的是直接让慕澜庭整死她吧?

那这梁子可结大发了。

太阳偏西,军训到达尾声,无名君临走的时候还跟他们表演了才艺,唱了首歌。

隐形的翅膀。

慕澜珊在这期间摸清了无名君的底细,剧情不显示,但是总有人知道。

这无名君说来也不复杂,军痞一个,坏就坏在以前的时候被慕澜庭救过那么一次。

为了报恩,非常坚决的要以身相许。

慕澜珊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非常不给面子的嗤笑出声。

这小男子真的是比较无以为报了。

简直不要太给力,不让这无名君尝试一下甜头,估计他一定会不甘心吧。

拍了拍手,放下手机一路小跑到学校门口,应然果然已经在等她了。

他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上午来的时候穿的一身深蓝色西装,现在他换的衣服比较休闲,上衣竟然是跟她的小裙子类似的花色。

慕澜珊第一次见应然穿这么花里胡哨的衣服,虽然以前在家的时候应然也会买些类似的衣服穿,但是还没有哪次像这次这么……花的。

慕澜珊噗嗤一声笑出声,奔到应然面前跳脚往上用力蹦了一下,被应然牢牢托在怀里。

“男朋友早上来的时候不愿意陪我上学现在怎么倒巴巴的穿着情侣装来宣示主权来了?”

慕澜珊说话的时候贴近应然的耳根处,声音几不可闻,但是慕澜珊脸上灿烂的......

帅脸,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感。

“好不好吃在自己嘴里,你尝尝不就知道好不好吃了吗?”慕澜珊顿了顿,重新塞进自己口里一颗,含糊不清道,“反正我觉的很好吃。”

应然打了左转向,等了一会儿正常行驶之后才把嘴里的两颗栗子细细的嚼了起来,确实香甜可口,好吃异常。

“在学校的时候被欺负了吗?”

应然眼神不自觉的撇过慕澜珊的小臂,那里青紫一片,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到。

慕澜珊眼珠一滚,立刻委屈道,“是啊,被我们教官针对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上我了,来了就罚我跑了十圈,然后下午的时候还跟我对打了擒敌拳!”

吱——

应然猛地把车听到路边,慌张的来回的检查她还有没有别的伤到的地方。

慕澜珊嘻嘻一笑,挡了他准备进一步的动作,“好啦,这是那个教官格挡我的时候留下的,你怎么刚见面的时候不安慰安慰我,现在跟多关心我一样。”

应然的手僵在了空中,口中香甜软糯的感觉还在,在舌根的地方,却开始隐隐泛起苦来。

“我……”

“你你你,你你你,你什么你?身为男朋友不关系女朋友怎么行?你还在我的考察期呀,过了考察期我可是要跟你结婚的呀。”

慕澜珊歪着头,眨巴着眼睛望着应然,她没看错,她在说那个恶毒男配可能喜欢她的时候,应然眼中透露出的那一瞬间跟慕澜庭眼中相似的目光。

虽然很快的被应然掩饰的很好,但是慕澜珊还是看了出来,所以,现在应然在极力压制他偏执念头和想法。

他可能对此有些怕吓坏了慕澜珊,因为这样的他……和慕澜庭其实没什么很大的分别。

慕澜珊眨眨眼,捧着自己的脸凑近应然的......

身边,极其认真的说道,“应然,我希望我男朋友是一个事事以我为中心,会吃醋,会粘人,我永远不会讨厌男朋友的呀。”

慕澜珊凑的很近,近到应然清楚的闻到慕澜珊军训后洗过脸带有柠檬味的香皂味道,以及她头发里的洗发水的味道。

她说的认真,应然听的认真,他的眼神微闪,细细的盯着慕澜珊白皙的脸庞,“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慕澜珊认真点头,“喜欢。”

“我有时候的想法跟慕澜庭的想法很像,你会不会也想逃离我?”

应然这句话说的艰难,他当然知道慕澜珊为什么会逃离慕澜庭,他自认为很多事上没有慕澜庭做的对慕澜珊好,所以他不敢对慕澜珊透露其实他也会像慕澜庭一样有那样疯狂的想法。

慕澜珊耸肩摇摇头,“不会。”

应然错愕,“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一个人,就会变成双标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