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然,你是直男吗?”

“什么算直男?”

“不会疼人,不解风情,能聊死天,对自己的审美迷之自信。”

应然看了眼慕澜珊身上迷之复杂的衣服,底气不足道:

“我…不是…”

……

住在应然家里养伤的这几天,慕妈妈打了好几次电话找慕澜珊,当然慕澜庭也找过,不过本着坚决不能让攻略目标受伤的原则,慕澜珊当然是非常果决的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慕妈妈找她没有别的什么事,大致意思就是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了,她是不可能让儿子娶一个孤儿的。

慕澜珊满口答应,这点让慕妈妈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再次打来的时候她又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就是让慕澜珊跟谁在一起都可以,坚决不能跟应然在一起。

这个问题慕澜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在慕妈妈正要发火的时候,慕澜珊瞬间安抚了对方。

说她要放弃慕澜庭,当然是要跟一个慕澜庭最意想不到的人,说是意想不到,不如说是家里人都不同意她和慕澜庭在一起,包括她本人和慕妈妈,如果他想得到一个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支持,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她走了慕澜庭会成功抓她回来,她不如一直呆在一个可以与他抗衡的人的身边。

慕妈妈虽说是被安抚了,但是更多的也是不开心,因为她根本就不想承认,那个贱.人生的儿子在没有任何助力的情况下,可以与自己的儿子分庭抗衡。

但是在不想承认的同时,她又不得不承认,慕澜珊的这个建议是最好的。

不说慕澜珊自己跑,就她儿子的手段她还是知道的,慕澜珊跑的掉的几率几乎为0,甚至他儿子会因为慕澜珊的逃跑更加的想得到慕澜珊。

再者说,......

br#如有有人敢调笑说慕澜珊长的美……慕澜庭直接就会红着眼把那人打的半死。

以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有兄妹感情好,现在想想,慕澜庭绝对是在养成慕澜珊!

慕妈妈不敢再想,立刻同意了慕澜珊提的建议,如果她能跟应然结婚……

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就算慕澜庭想得到慕澜珊又怎么样?没有她这个母亲在中间阻拦,这一切的事都是慕澜珊自己做的,要怪,他也只能怪慕澜珊和应然……

慕澜珊微笑着看着手中挂断的电话,可以,至少搞定了一个人。

她还在微笑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方来了提示,有一条新屏蔽电话和信息。

慕澜珊看都没看直接锁屏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原主慕澜珊对于慕澜庭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大多数的时候是一种妹妹对哥哥的情感。

随着小慕澜珊的成长,慕澜庭的控制欲越来越强,不许她看别的男生,不许她对别人笑,更不许她对着他以外的男人笑。

小时候的慕澜珊以为哥哥在跟自己开玩笑,当然没有太在意,直到她亲眼看着慕澜庭把她对着笑的一个小男生打的嘴角鼻腔出了血,慕澜珊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哭着说也不敢了,让慕澜庭不要再打了,可是当时的慕澜庭已然打红了眼,回过头红着眼问反问她竟然敢给别的男人求请?

那个小男生的下场慕澜珊至今都清晰无比。

她变的维诺了许多,内心开始怕慕澜庭,可是每天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

自从那次慕澜庭露出本来面目之后,慕澜庭就开始跟慕澜珊科普男生是多么可怕的生物,世界上除了他,别人都是为了伤害她。

后来的慕澜庭越发的变本加厉,但凡她看电视的时候不经意间说一下这个......

人长的不错这样相近的言论,慕澜庭就会把她拉到房间里,问那个男人长的真的比他好吗?

慕澜珊想到那个小男生的样子,心里哆嗦着说没有没有,世界上哥哥最帅,最好看。

那是第一次慕澜庭用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让她喊他澜庭,说如果她喊错一次,就要受到惩罚。

大概也是那个时候起,慕澜珊起了想要逃离的念头。

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不是小时候对她一心一意好的慕澜庭了,他变成了一个处处逼迫她的恶魔。

大概是那个小男生在她的心里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几乎是下意识的,慕澜庭说什么,慕澜珊都会照做。

就连喊澜庭这件事,慕澜珊做的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他没从这个上面讨到过一个惩罚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