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眼神不自觉的向下瞥了眼应然交叠起来的双腿,惹的应然不自然的咳了一声,然后身子微微前倾了些。

“我们现在去哪?”

“回家。”

“那我再睡一会儿,男朋友,到了叫我。”说完不顾应然满身的僵硬把小脑袋枕在了他的位处下方的那条腿上。

应然:……

应然的感官被无限放大,全身僵硬不堪,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听到了,她软软糯糯的叫他…男朋友。

他突然就觉得,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事比现在更让他觉得欣喜温暖。

见识到了慕澜珊起床气的应然,这次下车的时候很乖,一直等到她自然睡醒才敢再动。

慕澜珊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她的小脑袋已经全部窝在了应然的腹部。

暗戳戳的流了流口水,被404无情的嘲笑了。

【你这哪里是暗戳戳的流,人家攻略目标的裤子都快湿透了。哈哈哈哈……】

……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她尴尬的坐起身,想要不给应然擦擦吧,可是手到之处又实在下不去手,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呵呵呵…呵呵…呵…我不是故意的…”

应然:……“没事。”

得亏慕澜珊这一觉睡的时间够长,他们下车的时候天空已经擦黑,别人什么都看不清。

应然起身下车,转到慕澜珊的方向打来车门,刚想伸手扶她,就看见慕澜珊的一双大眼,有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嘴唇微微嘟着,朝他伸出双手。

“男朋友,我脚疼,要抱抱。”

应然措不及防的被萌了一脸,明明这张脸从小看到大,可就是越看越觉得欢喜。

那双眼眸在擦黑的夜里显得明亮无比,清楚的映出他的倒影......

br#慕澜珊见到应然回来,顾不得穿上应然的拖鞋,朝着应然就奔了过来,“你来回了?我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嗯,你的脚还没好,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穿小裙子,拖鞋还穿你的,我去啦!”

慕澜珊接过应然手中的几个购物袋,飞快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段时间她的脚肿的跟个猪蹄一样,根本就穿不了跟她脚码一样的鞋,只能一直穿着应然的拖鞋勉强度日。

好不容易熬到能下地了,她肯定是要穿她的小裙子的。

应然看着欢天喜地跑去试衣服的慕澜珊,坐在了沙发上微微出神。

慕澜珊在他这里的几天,慕澜庭来要了好几次人。

其实他看的出来,慕澜珊选择他,一大半原因是想逃离慕澜庭,剩下的那一小半原因…他不想去细想。

因为总有人时不时的来提醒他,他的母亲是当年别人的第三者。

真的是第三者吗?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母亲姓应,生他的那天因为没人守在她身边大出血没了。

等他那个爹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凉透气了。

或许是他那个爹恨他和他母亲毁了他的家庭吧,所以他一直跟母姓。

但也至少没把他扔了,抱回了家,告诉慕澜庭亲生母亲说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但是纸怎么可能包的住火,没过几天慕澜庭的母亲就发现了。

随着他和慕澜庭的日渐长大,他应然比慕澜庭长的更像他们的父亲。

呵…应然靠在沙发上,头微微上扬,用手掩住了自己的眼睛。

慕澜庭他刚刚对他说了什么?

他竟然说要他把慕澜珊当做那六年的回报送给他。

他怎么回的?

他有些记不清了,他只记......

得当时的他像是变了一个人,明明在微笑,可是他自己却有些冷的发寒。

那一刻他想杀人。

想把慕澜珊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能找到的地方。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迅速压制了自己心头的念想摆脱了慕澜庭在外面喝了咖啡才敢回来。

他…大概是生病了。

“应然!应然!快进来帮我一下!!”

应然一个翻身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飞快的跑到了慕澜珊的房间门口。

到了门口推门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抓住门把用力推开了门。

“怎么了?”

“过来帮我系一下,你这个小裙子好多丝带啊,我不会。”

???

……

应然无奈的过去跟着慕澜珊一起研究衣服上的丝带,研究了半天他自己都觉得无语。

这是谁给推荐的衣服?怎么这么多难穿?

买的时候导购说了女孩子都喜欢穿这种衣服,他看了半天觉得花里胡哨的也挺好看就买了。

………

这真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