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觉得这次的任务稍有难度,毕竟两个病娇,根本就不好搞。

指不定那慕澜庭根本就没想治好她的脚,病娇不都这样吗?

她瘸了更跑不了了。

不过现实情况还好一点,她的脚踝被处理过,还处理的相当好,这还要感谢原主极其怕疼的人设,那泪珠子跟不要钱一样,把慕澜庭的心都哭软了。

警告慕澜珊不许有再逃离他身边的念头,否则绝对会做些让她后悔的事。

回想到慕澜庭印到原主伤脚的那个吻,慕澜珊只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当时的慕澜庭绝对想的是直接把她的腿给废了。

‘狗子,我要逃了。’

她的任务又不是倒追男主,她可不愿意在这干耗。

虽然这地方看起来不好逃……

她身处的房间四周都是白墙,光秃秃的,除了她睡觉的一张床,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一把椅子。

【劝宿主老老实实等攻略目标来救你,否则男主下一步计划就是驯化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他会先虐待你,然后你会爱上他。】

慕澜珊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因为笑的比较突然,把脚上有伤的事给忘了,这样一笑,牵动了伤口,令她“嘶”的一声倒抽了口冷气。

原主的这身体对疼痛感知度太敏感了,只要动一下就疼的受不了,像是疼痛被放大了数倍。

‘我会爱上一个虐待我的人?’

慕澜珊是不肯相信的,因为这太不正常了,谁会放着爱自己的人不爱而去爱一个虐待自己的人。

【原主就是被男主驯化了,她爱上了男主。】

‘So?’

【宿主千万别小看被驯化,多数......

r#404在原地愣了半晌,默默的伸出了大拇指,看着慕澜珊撒了一通脾气后,被应然裹着薄被抱出了房间。

这波神操作看的404一愣一愣的,最后它自己都有些疑问。

【资料显示攻略目标不是病娇吗?为什么到你手里简直就是个二十四孝好青年?】

慕澜珊眼睛都没挣,窝在应然怀里跟404对话。

‘想知道?’

【想。】

‘等攻略目标有事出去了你化成实体出来给我逗乐。’

【成…成交!】

‘我起床对他撒脾气他还不高兴?我眼都没睁喊的是他又不是男主,我要是喊的男主,那我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

‘我醒了是要跟嘤嘤怪一样了是吗?’

【……宿主自行理解吧,毕竟你暂时还算应然的女朋友。】

‘我都已经是她女朋友了,我能不倒追了吗?’

【好的呢宿主…】

‘我!追!’

【好的呢宿主。】

慕澜珊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了一遍404,又睁开眼想暗自瞪应然一眼。

不料一睁眼就对上一双寒澈般的眼眸,里面镶着一颗黑色宝石般的瞳仁,在盯着她煜煜生辉。

这双眼…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醒了?”他的声音磁性中稍稍带着些许的清冷。

慕澜珊先是愣了两秒,再是柔柔的笑了笑,眼眸和声音中夹杂着惊喜,“应然?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做了个梦。”

她伸手搂住应然的窄腰,手指不自觉的就要乱动,404又跳出来捣乱。

【宿主,忍住,原主不是这性格。】

慕澜珊挑眉,‘原主和攻略目标抱过了?’

......

【这个还真抱过,攻略目标载原主骑单车,然后…哎?是拉着衣角来着?哎?抱抱的内容呢?】

没抱过啊,没抱过一切都好说。

慕澜珊松了口气,放任了自己的手。

怎么着都不能委屈自己。

404欣慰中带着复杂,知道它家宿主有这癖好,每个世界都不放过。

但是…唉,不忍直视。

应然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心里忍不住的想今天看到的慕澜珊。

想不到这样一个软软绵绵的人起床气还挺严重,还有她的手……

应然忍不住耳后一烫,目光微微暗沉的盯着慕澜珊的侧脸。

她原来是这样吗?还是说以前的他太不了解她了?只看到了她乖乖巧巧,温柔如水的一面。

可现在的她跟平日的她太不像了,让他感觉她有些像……另外一个人。

“好了,乖乖做好,仔细脚疼。”

应然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把慕澜珊作乱的小手拉回来,懒腰抱起来把她轻轻放在了他旁边的座位上。

随后坐直了身体,双腿交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