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冒昧问一句,对这几天的道歉满意吗?看应然跪的还爽吗?】

……

别问,腰疼。

慕澜珊翻了个身,伸手把被子卷吧卷吧全部盖在了自己身上。

【宿主,你说的没错,梁软软起来了,到处给白樱樱使绊子。】

‘爱谁谁,我困,要睡觉好吗?’

【宿主…】

慕澜珊一个枕头砸向空中,404瞬间禁声。

您睡,您睡。

别人向她道个歉把她自己道的快散架的估计也是头一人。

……

“应先生,您说的没错,顾霖轩和白樱樱现在的关系不过是因为白樱樱手里捏着我的原版视频。”

“嗯,抽时间去见见他们两个人吧。”

厨房里,应然系着蓝色叮当猫围裙,手机放在了砧板旁边,手里拿着汤匙,在不停的搅拌着锅里的汤汁。

“应先生…顾霖轩会不会认出我来?”

应然嗤笑一声,低眉望着砂锅里炖的汤汁,“你以为他有多聪明?一个白樱樱就能把他刷的团团转,你是自认为自己不如她?”

“我……”

“行了,好好做自己该做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路给你铺好了,怎么走你自己说了算。”

“知道了,应先生。”

许是应然心情不错,看着锅里的汤可以出了,而慕澜珊还在睡觉,索性闷在锅里再让汤汁更浓稠一些。

他边做边好心的提点了电话那头的人几句,“你得知道自己的优势,也得知道顾霖轩最吃的就是一个听话的女人,你两样全占,你以为就白樱樱那些小手段,顾霖轩会搞不定她?去吧,好好陪在顾霖轩身边,至于那个白樱樱…你不用动,给她点绊子......

“应然?你在做什么?”

慕澜珊双手撑住床面,她的脚丫子还在应然的手里,被微微抬起。

“我来看看小猪怎么还不起床,给你煲了汤,起来喝点吧。”

应然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让慕澜珊充分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简直惨不忍睹。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能起不来吗?别人道歉都跪天跪地跪榴莲,怎么到咱俩这里都完全不一样了?”

慕澜珊一脸控诉,指向应然的手指由于胳膊发酸微微有些发颤。

应然喉结微动,抬高了自己的手掌,在她的脚背上落下一吻。

“好了老婆,我错了,如果你还不满意,我愿意继续跪。”

“!!!”

“不!用!”

慕澜珊一脸震怒,把她不太喜欢的事早就给忘到了一边。

应然接二连三的得逞,把.玩.手中如珠玉般莹白的小脚丫子。

“那好吧。”应然一脸遗憾。

“……”

“起床吃点东西好吗?这几天你吃东西都不怎么多。”

“你还好意思说?!”慕澜珊听应然的话震惊无比,他是怎么好意识说出来的?

“好了,别的你不是吃的挺多的吗?”应然垂眸低笑。

“???”

“我吃什么多了?”

应然噗嗤一声笑出声,笑的慕澜珊一脸莫名其妙。

他把慕澜珊的脚放在床上,蹲下身子给慕澜珊穿上袜子,在慕澜珊迷茫之中,起身拿起她的鞋子给她套上。

“走吧,去吃点东西,给你煲了汤。”

“你会做吃的吗?”慕澜珊一脸疑惑,她跟应然认识这么多年,可没听说过应然会做饭。

“以前的时候不会,跟你结婚后学了学。......

应然看着还在床上赖着不起的慕澜珊,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穿过她的腋下和腿弯,牢牢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你学做饭干什么?”慕澜珊一脸不解。

是他公司的事不够多吗?还是他真的不累?

“你没听说过吗?”

“???”

“想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就得先抓住她的胃,要把她喂胖,胖的她爸妈都嫌弃,然后她的心才会牢牢的放在我身上。”

就算她想给别人,别人也不想要。

慕澜珊不由伸出大拇指,“精辟,我算看出来了,我也得我学做饭,把你喂成二百斤的大胖子以后,你就不会外面就不招蜂引蝶了。”

应然低笑,边走边说,“冤枉啊老婆。”

慕澜珊继续道,“你不知道,我穿上围裙之后就是大厨,我要守护四方美食,为你增添身体之脂肪。”

“嗯,那我们多买几套房子,要不可能不够炸的。”

慕澜珊:……

不揭短不行吗?

……

慕澜珊吃的正香,冷不丁的,应然问了一句。

“对了,老婆,刚才的问题你知道答案了吗?”

“???”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