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然的手瞬间松开了对面女人的手。

他确实有些惊讶,他看到慕澜珊眼中闪出晶莹,眼神似乎在看他,又像是没在看他一样,渐渐的,那眼眸变的清明,疏远。

“澜珊?你怎么来了?”

“嗯?我来的不是时候吗?”慕澜珊皱眉。

她皱眉是因为404从她刚进来的时候就开始喋喋不休,就在现在,还在她耳边聒噪。

【宿主!上!拿出去你正宫娘娘的气势来!办他!】

404对应然简直是恨铁不成钢,这老婆就来公司找过两次,回回都有女人在,还每次都不一样。

这不是找抽吗?就连它都看不下去了!

【宿主!上!办他丫的!这次不让他在床上跪着求你,就不能原谅他!】

本来慕澜珊看到应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有些小酸涩,被404一闹腾,就……有点想照404说的办。

狠狠虐他丫的,见天跟不同的女孩子在办公室。

就是!这次不让他在床上跪个三天三夜道歉,她就不姓慕!

【宿主!我们不怂!咱是正宫!】

慕澜珊被404说的越来越有底气,没错。

她,正宫!

慕澜珊努力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下巴微微上扬,“这哪里我不能进了?倒是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她向前走两步,路过那个女人,走到应然的位置上,微微俯身,敲了敲桌面。

“怎么?还不让座?”

“哦哦!”

应然匆忙起身,给慕澜珊让看座位,慕澜珊轻哼一声,仰着小脸坐了下去。

慕澜珊刚来的时候应然确实有些吃惊,吃惊的不是她的到来。

而是…她应该是第一次这......

微张,“应总的新婚妻子真漂亮,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小妹妹,我告诉你哦,这女人哪,该出手的时候就得出手,把男人打老实了,看他还敢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慕澜珊听这话听的简直目瞪口呆。

这这这…

王总手指伸到唇边轻轻嘘了一下,小腰一扭,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出了门。

那走姿,慕澜珊自愧不如。

直到王总出了应然的办公室,慕澜珊还是回不过神来。

‘咳,404,我眼没瞎吧?刚才出去那个是个女的吧?’

这边404也不是太确定,【额…应该是吧…】

应然看着慕澜珊久久回不过来神,不由好笑,俯下身子,凑到慕澜珊的耳边,“有没有学到什么?”

“?”

“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活的还不如个男的?”

“!!!”

真的是个男的?!

那那那那……那傲然的事业线怎么来的?

“好啦,别吃醋了,人家男朋友还不愿意人家来我这里呢。”

“!!!”

她听到了什么?!

“她…她她…”

慕澜珊结巴的说不出话了,这太震惊了,双手不停的在胸前比划着什么。

她的眼是瞎了吗?刚才那是什么?

应然手握成拳嗤笑出声,“这个真的是大冒险输了,要不是看圈里只有我这么坚定的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他怎么敢过来,他家里那位还不直接把他给吃了?”

慕澜珊半天回不过神来,等到终于反应过味儿来,用手拍了拍桌子。

“不对啊!那个王姐姐说了,男人不听话的时候该动手就动手,现在你自己说,外面有多少狗?”

应然似笑非笑,“我有没有狗难道珊珊真的不知......

道吗?是我不够卖力吗?”

……

先说好,不许一言不合就开车。

“那……那你自己说!在外面到底勾搭了多少漂亮姐姐?!每次我来反正你的办公室都有漂亮姐姐!”

慕澜珊底气不足,要说这次这个漂亮姐姐,真的有些小小的冤枉应然。

“好了,珊珊不气了好不好?我认罚,有人喜欢我都是我的错,珊珊要怎么罚我我都认了。”应然宠溺。

“真的?你说的!”慕澜珊的小眼神一亮,准备把刚才的时候想的实践一下。

应然眉毛一挑,“珊珊已经想好怎么罚我了?”

不简单。

“当然!”慕澜珊下脸一扬,小下巴微微抬起。

“怎么罚?”

“我都想好了!不让你在床上给我跪三天三夜道歉绝对不原谅你!”

应然色眸一深,“真的?”

“那是自然!我说话算话,你做到了我就原谅你!”

“哎?哎哎?应然!你要干什么?!”

“回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