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最近几天见到应然就有些别扭不自然,想到应然外面的追求者一大堆她就高兴不起来。

还有人竟然都能上办公室了!

咳,虽然那个寒轻轻有些自知,还侧面替应然宣告了她是主权这件事,但是这还是不足以抵消掉慕澜珊心中的微微不适。

应然也多多少少能猜出来是为了什么,不过他不打算去安抚她,只是每天原本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毕竟……不逼她一下,她怎么会正视她对自己的感情。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一周过去了……

慕澜珊简直快被应然给气炸了,她都闷闷不乐这么长时间了,可是他每天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

在家的时候也会亲亲抱抱举高高,玩游戏玩婚纱玩起来也丝毫不手软。

可是他就是跟看不到她不高兴一样,也看不到她心里一直不舒服。

慕澜珊的心里咯噔一声,有些微微紧张。

‘404,你说应然是不是原来的时候黑化了,然后对我一直爱而不得,现在我突然开始倒追他了,他是不是不珍惜我了?’

【……】

‘都怪你!以前的时候我所有的攻略目标都爱我爱的要死,我任务做的也相当漂亮,就是因为任务突然改变要我做舔狗,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宿主,攻略目标很爱你。】

‘他肯定是不爱我了……爱我的话为什么看不到我伤心难过?’

慕澜珊的心里有些揪心的难受,应该近期的所作所为真的像是对待一个妻子应尽的本分,而不是对待一个爱人的全力付出。

他……腻了她了?

她突然就想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

就要去找应然算账。

‘我现在就去!’

【宿主,打仗之前先做好万全啊。】

‘???’

【万一到了之后攻略目标的办公室又有漂亮的小姐姐怎么办?你这脸都没洗,妆也不化,那岂不是被压了个彻彻底底?】

慕澜珊小脸一脸严肃,‘你说的对。’

404:艾玛,它家宿主也有头昏的一天,它说话说的这么挑事气十足,宿主竟然都信了!它真不愧是系统!目标,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该怎么做,那可都是你自己的事了。

慕澜珊特意挑选了衣服,画好了妆容,雄赳赳气昂昂的就往应然公司出发。

开玩笑,她是应然的老婆,她吃醋是应该的!她去查岗也是应该的!她不让他跟别的漂亮姐姐见面也是应该的!

她怎么做都是对的!

老婆即正义!

慕澜珊面无表情的进入了电梯里,小跑而来的前台被慕澜珊这表情直接给吓退了。

这……这是来捉奸来了?

上次的时候被老板娘逮个正着,今天莫非又听到什么风吹草动了?

老板,自求多福吧。

慕澜珊在电梯里心情烦躁,刚才那个前台是什么眼神?一脸她来捉奸的既视感,莫非她表现的太明显了?

对着电梯里的模糊钢板调整了好几次表情,使出了自己觉得最美的表情,深吸一口气。

不怂,上!

慕澜珊出了电梯,挺胸抬头,步步生风,到了应然办公室门口,手轻轻的扶在了门把上,深深的呼了口气。

404不忘给慕澜珊加油打气。

【加油宿主!攻略目标是你老公,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慕澜珊扬起下巴,没错!就算她质问应然也是对的!

她......

有的是身份!

手腕用力,门把手被压了下去,慕澜珊推门而入,深吸一口气准备把应然劈头盖脸的询问个遍,最好还是坐小板凳那种!

可是她打开门的瞬间,所有的质疑和询问全部卡在了喉咙中,。

嗓子干涩,她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应然有些错愕的看像慕澜珊,他在办公桌后坐着,而他相对的办公桌上,斜坐着一个女人,身穿紧身裙,事业线呼之欲出。

这个女人半倾斜在桌面上,伸出的手指被应然握在了手里。

慕澜珊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狼狈过,因为一个应然。

她吞咽了好几次口水,想要缓解自己喉咙的紧涩感,可是这种紧涩感,渐渐的汇聚在了胸口,慢慢的开始发酵,膨胀。

喉间如被塞满了棉花,她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眼前有水雾弥漫升腾,使得她看不清应然现在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