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里,靠窗对面而坐的两个人,五官有些相似,不过两个人一起看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相似的。

“苦吗?”慕澜珊抬眸问了问她对面的人。

梁软软垂眸咽下了口中的咖啡,苦,怎么不苦,没有奶,没有糖,咖啡苦的她发慌,一如她接到对面人打来的电话时候的心情一样。

慕澜珊提出了要与她见面。

起初的时候她是不想来的,确切的说是很抗拒,不过慕澜珊在线给她科普了一下她自己的身处情况。

白樱樱是白家大小姐,就算被放弃,那也最多是安排一个人联姻,而她,自始至终就是个弃子。

她白樱樱的弃子。

起初的时候她很激动,说这一切都怪慕澜珊,说如果不是有慕澜珊,白樱樱的男朋友怎么可能会跑?慕澜珊明明已经要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勾着白樱樱的男朋友不放?

甚至…她们长的如此相似,为什么她就一无所有?

但是这所有的念头在见到慕澜珊的那一刻起,就全被压在了心底。

她们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眼前这个女孩子昨天的时候已经结婚了,她今天穿的很随意,上衣是白色的蕾丝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外套。

年轻洋溢,充斥着她,更多的是干净幸福的感觉。

梁软软很多话在见到慕澜珊的那一刻起,就全部被噎了回去。

她见过慕澜珊的照片,五官跟她有六分相似,她们两个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少化妆。

很干净的一个女孩子。

所以她在听了白樱樱的话之后,在拍视频的时候是化了妆的。

化了妆的她跟慕澜珊有9分相似,其实她自己也有看过那个视频,不过她只看了一点......

好孩子吗?不能,她做了错事,所以不安。

“你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慕澜珊把推出去的那杯咖啡重新拉到自己面前,抬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奶味十足,巧克力味儿十足,没有一点儿苦涩的味道。

梁软软用力握住自己的手指,指甲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

她坚定了点了点头,“没错,我要听你说。”

慕澜珊把咖啡杯放下,眼神淡淡的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子,真是个倔强的人呢。

“顾霖轩是我以前的男朋友,后来白樱樱出现了,她假装了小时候的我,在我跟顾霖轩的结婚典礼上哭着告诉他,她爱上了顾霖轩。”

“那你昨天……”梁软软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问道。

“还需要我多说吗?我的老公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应然”

在慕澜珊说完这话之后,梁软软的精神有些崩溃,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在帮一个人的时候,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会被一个人洗脑到什么程度。

她怎么就这么傻,她跟慕澜珊长得像,那也只是长得像而已,她怎么可能把慕澜珊取而代之。

就算她慕澜珊有污点,可是跟她这么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呢?慕澜珊所拥有的一切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会让你做什么呢?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你做的这些事对我来说并不会影响到什么,你自己都能看得出来我和你的区别,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

慕澜珊简直为梁软软的脑子感到着急,她的暗示还不明显吗?她说的话不够有指向性吗?白樱樱把她害得这么惨,她怎么就激不起来怒气呢?

到是起来上呀,对刚呀!互相残杀呀!

怎么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人,白......

樱樱就可以做到心狠手辣,而这个梁软软就这么脑残傻逼。

害一个几乎从未谋面的人,难道不是一个傻逼的事情吗?

说完这话慕澜珊把两张咖啡钱放在了桌子上,拎着包转身离去。

她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她可不要为了这么一个梁软软而浪费一上午的时间。

是应然不香了吗?还是应然没有魅力了。

她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这么长的时间?

【宿主,你这样做也太迷了吧?】

‘有什么好迷的?’

【宿主就这么来这儿,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两句话,她们就可能会互相残杀吗?】

‘你不会被梁软软这种软弱的外表欺骗过去了吧?’

【宿主?】

‘等着吧,以梁软软这种人,为了害别人不惜把自己也搭进去,你以为她会是什么人,你以为她真的是软弱吗?她只是暂时还没有对抗的能力而已,如果你给她一点点的实力,你试试看,她比虎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