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赤着脚跳下床奔向了应然,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好啦,别气啦,视频我处理过的,打了码的。”

“那还好一点。”应然微微出了口气,转身把慕澜珊一把托起来,如婴儿一样把慕澜珊抱了起来,最后脸色黑的一批,“那还不是你的脸。”

在慕澜珊哈哈大笑中她被放坐在了床上,应然半蹲在地上,放开她伸手把她的小脚握在手心,捏了捏,“有被细节暖到吗?”

“唔?”慕澜珊不解,发出轻微的疑问。

应然哼笑出声,觉得掌中的小脚莹白如玉实在好看。

“你们女生不都说理解决定成败吗?那我呢?合格吗?”

慕澜珊被应然的问话逗得咯咯咯笑出声,抽出自己被捏痒的脚轻踢在他胸口,“哪里是我们女生说细节决定成败了?难道不是因为想为喜欢的女孩子做的事才称之为细节吗?”

应然一怔,点头道,“是啊,以前的时候我确实很想跟你谈细节。”

可是你不需要。

慕澜珊脚下一个用力,把应然踹坐在地,上身前倾,俯视应然。

“好了,你可以跟我谈一辈子细节了。”

她眨眨眼,眸子里面满是星河。

“我还是把他的手机黑了吧。”

“……你觉得单身狗工作狂会日上三竿才起床吗?”

“……”

顾霖轩确实起的很早,也很早就接到了视频。

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脸色一片暗沉,手机里是只开了一个头就被暂停的视频。

纵然打了码,可他还是看的一清二楚,跟慕澜珊几乎一样的一张脸。

手掌死死的握成拳,在舒展开,再重新握起来,如此反复几次,都有把他额侧微微暴起的血......

br#“笑什么呢?”应然重新开始投喂,闲聊似的问了一句。

慕澜珊又没忍住笑了一声,“应然,爸爸快被你气死了,该低调的时候就要低调呀。”

慕澜珊话一说完应爸爸竟然激动的站了起来,“珊珊喊我爸爸了?”

慕澜珊点点头,重新叫了一声,“爸爸。”

眼神望向一边的应妈妈,眼神笑眯眯,甜甜的开口,“妈妈。”

应爸爸激动的拍了下桌子,被应妈妈的一记眼刀安分的坐了下来。

“珊珊先喊的爸爸,云云,我赢了,是不是该涨零花钱了?”

应妈妈没好气的点头,“给你涨。”

……

这狗粮吃的措不及防,感情一顿饭应爸爸如坐针毡就是为了引起慕澜珊的注意力。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最关键的是,应家这么大的家业,老总竟然靠零花钱过活。

简直……哈哈哈哈……

慕澜珊一直回家后还在笑个不停,应然无奈的笑着摇头,404满头黑线的无语凝噎。

还能不能愉快的沟通了?事情说了一半就一直笑笑笑笑笑的说不下去了。

不就是怕媳妇儿吗?你以为你亲爹不是吗?还是你以为你老公不是?!

慕澜珊和应然做了一次亲切友好的交流后慕澜珊又开启了一天昼夜不分的课程。

404:……你可劲儿睡吧,到时候被别人收拾哭别找我!

慕澜珊睡到一半突然想起来404说的一句话,她说找了个跟她长的很像的女人冒充她的双胞胎妹妹,就又忍不住想笑。

应然侧过身把咯咯直笑的慕澜珊按在怀里,声音低沉,“还想睡吗?”

慕澜珊像只小蚕蛹点头的动作被限制,“睡觉睡觉,就是想起来爸怕妈的事......

就想笑。”

“嗯,我们应家男人都怕老婆。”应然下巴抵住慕澜珊的头顶,眼睛闭着,嘴角有些微微上扬。

“哪里嘛,明明是疼老婆。”

“嗯,老婆说的都对。”

慕澜珊被继续按在怀里睡觉,她充分怀疑她如果再不好好睡就会被应然重新拉起来做亲切友好的交流活动。

闭上眼骚扰404。

‘我那双胞胎妹妹还好吧?明天没事,不用回门,我们要不要去和她来一次亲切友好的交流?’

‘啧啧啧……顾霖轩也怪可怜,可是他跟白樱樱在一起的样子我也的挺喜欢看到的怎么办?可是我更喜欢看白樱樱跟各大相亲对象在一起怎么办啊?’

‘404快出来~我们来一起商讨一下怎么跟他们愉快的玩耍嘛~’

【滚,你要是睡不着就找你家应然去,我告诉你老娘的美容觉没睡醒,起床气很大的,你要是再骚扰老娘一下,老娘就让你知道知道为什么应然有时候不是人。】

……

好双标哦,平时她睡美容觉的时候就会被踹醒,反转过来竟然要教她怎么做人哦。

太可气了叭!

至于应然是不是人这件事……

算了,她不想知道,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