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白樱樱把视频发给了顾霖轩和应然。】

慕澜珊听到这事的时候,正在应然怀里睡得昏天暗地。

嗐,昨天晚上这事儿怪她,谁让她一看见应然就把持不住呢?

应然:没错,都怪你。

应然兄弟:应然这小子真阴,从小到大喜欢人家慕澜珊。到现在还装醉把我们都叫过去闹洞房,整的像那么一回事一样。

慕澜珊反应了几秒脑子才彻底清醒过来。

想起来昨天晚上应然委屈着一张脸说他头痛说他口渴的时候,慕澜珊终于忍不住伸出了罪恶的魔爪。

没办法,前一秒还用攻气十足的声音对她说,她想要什么,他都可以给。

下一秒就用一种小奶兽一样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说他头疼想喝水,要老婆给倒。

这种反差感是慕澜珊绝对顶不住的,所以,他们就呵呵呵了。

他们是夫妻,正当义务。

慕澜珊理直气壮。

所以慕澜珊和应然玩儿了五套婚纱和一些别的游戏。

别问她婚纱怎么来的,问就是应然下午紧急批发的。

她根本就不知道婚纱是干什么用的!

慕澜珊一直枕着应然的肩膀,现在她一动,应然也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醒这么早,不多睡会儿?”大概是早晨的原因,他的嗓音有些哑哑的颗粒感,声声波动着她的心弦。

慕澜珊赶忙闭上眼睛,催眠自己还在睡梦中的动作引起了应然的一阵闷笑。

那声音是从胸腔发出来的,比应然平时的声音低了不少,更是引的慕澜珊脸颊开始微微泛红。

要命哦,太会撩了。

扛不住,对肾的磨损度太大了。

慕澜珊......

的鼻梁上。

她嘿嘿笑了两声,伸手勾住上面应然的脖子,“我是小猪,那你就是白菜。”

应然幽怨:“你还知道你把我拱到手了?如果不是视频,我都不记得你向我求婚多少次了。”

慕澜珊撑着应然的脖子发力,坐了起来,揉了揉应然大狗狗一样的发顶,嘻嘻笑道,“怎么样?在婚礼的时候有没有被感动到?”

应然任由她揉自己的头发,把原本有些凌乱的头发直接揉成了一锅粥。

“视频是你找到的?”

“当然啦,你不知道我翻了多久才找到的,那个白樱樱找到了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先诱使她犯罪,再跑过来要害我。”

慕澜珊前半段的时候有邀功的撒娇意思,后半段则是用上了满满的嫌弃意味。

应然本来就没忘昨天婚礼上的事情,不过昨天晚上的时候玩的太嗨直接忽略了,现在慕澜珊重新提起来,少不了要讨论一番。

“所以是你提前先知道了那个女人手里有一个这样的视频,然后你才去翻的你家,我岳父岳母家老监控带?”

额……这是送分题还是送命题?

是在商讨对敌大计还是在商讨她的错失性错误?

不管哪种,慕澜珊立刻表忠心,“那不是,我很早就把这些监控录像带找了出来,尤其是我像你求婚的那几段。”

“为什么?”

“为的有朝一日嫁给你的时候婚礼上用呗。你看,现在好使了吧。”

应然抿唇笑了笑,揭过了这个话题。

要说这个监控录像带,真的是原主老早就自己翻出来的,不为别的,怕有朝一日她亲爹为了让她看看她自己小时候的蠢样子拿出来笑话她。

所以她果断先下手为强。

“你既然对白樱樱知己知彼了......

,那她手上现在的视频都给了谁?昨天的时候没成功,她肯定已经恼羞成怒了。”

应然分析的很对,只是他估计没想到现在自己的手机里就有这样的一段小视频。

白樱樱点点头,给应然点赞,“没错,她把视频发给你了和顾霖轩。”

应然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伸出手指捏了捏慕澜珊的耳垂,闷闷道,“发给了我和顾霖轩?”

慕澜珊点头,耳上的触感像是被撸猫一般,舒服的她想蹭一蹭,哼一哼。

“当然啦,白樱樱的目标是顾霖轩,对付目标是我,当然会发给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人同时厌弃我她才是最得意人。”

慕澜珊的表情极大的取悦了应然,可是他还是有些小闷闷不乐,只要一想到有个女人顶着慕澜珊的脸和别人拍了小电影,他就心里各种不舒服。

更不舒服的是顾霖轩手里竟然也有一份,这种自家宝贝被觊觎的烦躁感充斥着他整个人。

应然黑着一张脸,胡乱套了件衣服就要往书房走。

“干嘛?”

“我去黑了他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