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宴会厅里很安静,光束悄悄的打在了捂脸躲在应然身后的大慕澜珊身上。

视频中的小慕澜珊还在哭泣着,声音与刚哭的时候相比弱了几分,隐隐有几声抽泣,抱着小应然的死活不撒手。

慕澜珊的手被一旁的应然扒了一下,突然坏笑着问了慕澜珊一句,“你还记得我后来说了什么吗?”

慕澜珊茫然,她知道啊,她当时知道了,她亲爹都快给她讲了八百遍了!

“珊珊,你先起来。”

视频中的小应然声音同步响起。

“我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好吧,我答应了,快起来吧。”

“真的?不骗我?”

“珊珊,你知道我从来不骗你的。”

小慕澜珊蹦的老高,直接从地面上窜了起来,欢天喜地的欢呼了一阵,从重新撞进了小应然的怀里。

“太好了!太好了!应然哥哥终于答应娶我了!”

“那应然哥哥,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变了谁就是……是……谁变了谁就会被魔法带走!消失不见!哼,反正我不会变,应然哥哥也不许变!这样我们就能永远不消失啦!永远在一起啦~”

小应然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普通现如今应然的笑意,温暖和煦,如沐春风。

“嗯,好。如果我变了的话,就会被魔法带走。”

慕澜珊因为小慕澜珊的话有些吃惊,她……大概想不到他们之间,她才是那个真的没有做到他们之间约定的那个人吧。

所以她真的消失了。

视频里的小慕澜珊笨拙的为小应然带上戒指,喜气洋洋的说,“呐,应然哥哥,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你一定要保管好,知道了吗?”

......

娶她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他以为慕澜珊对于应然来说,大概只是个青梅竹马,否则慕澜珊也不会在遇上他的时候与家里人闹翻甚至决裂的要与他在一起。

现在想来,大概是小时候有过15天的缘分在,以她为他受伤为结局。

后来,他们再次相遇,她倾其所有想要与他在一起,可同样以她受伤为结局。

与他在一起,他最希望能够幸福的亮光,竟然两度暗沉。

而应然呢?

他简直可以让慕澜珊的天真烂漫可爱散发的淋漓尽致,只要有应然在,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慕澜珊想要的,应然就可以给。

他……拿什么跟这样的一个人比?

比谁对慕澜珊的伤害更深一些吗?

哈哈哈……世上大概没有比他更能伤害慕澜珊的人了吧。

……

婚礼结束的时候应然也喝了不少酒,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需要慕澜珊用力扶着走。

回到新房应然就开始呼呼大睡,跟两人关系很好的一群闹洞房的人都尴尬无比。

新郎都被喝趴下了,还闹个毛啊?

一群人又灰溜溜的走了,慕澜珊啪的把门反锁,防止再来一波人。

慕澜珊看着脸色坨红的应然暗爽无比,被逮到了吧,喝醉了吧,落在我手里了吧!!

该我为所欲为了吧!

把应然上衣的两口扣子微微拉松了些,漏出漂亮的锁骨,胡乱把他的头发揉了两把,制造一下凌乱美。

完美。

解开他的领带把他的右手腕绑在床头,使他上身斜靠着,脸颊微微低垂侧了过去,凌乱的发丝几乎快要遮住他的眼,若隐若现。

好的完成。

拿出手机,给应然360度循环拍照模式......

开启。

嘿嘿嘿……屏保,我来了!

把应然换了七八个姿势后,慕澜珊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简直想要舔屏。

可可可,太可了。

这个世界不亏,倒追都不亏。

“照片好看吗?”

“嗯嗯嗯嗯,好看,太好看了!”

“想舔吗?”

“想!啊…应然这种小可爱是吃什么长大的啊!不行了!我要舔屏!”

“给你更好的方法,不需要舔屏。”

“什么方法?”

“放下你的手机,向后转。”

慕澜珊闻言,听话的把手机放了下来,一回头,不知何时应然已经醒了,目光炙炙的看着她,一眨不眨。

完了!

慕澜珊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刚才她看照片看的入迷,与他的对话根本就有些无意识。

一回头看到应然魅.惑的身姿,动作还是原来她摆放的动作。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睁开了双眸,目光用带着些许迷离的眼神盯着她对她说:

“珊珊,过来吧,我就在这里,你不需要舔屏,什么都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