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解除,警告解除。】

慕澜珊放下心来,警告解除加上应然主动减少玩婚纱的次数,开心!

应然的心情也相当不错,虽然有人要捣乱他们的婚礼,但是能得到慕澜珊这样的承诺已经让他感觉到舒心。

那个白樱樱……呵。

应然和慕澜珊要开始进场准备举行婚礼,宾客已经到齐,只有慕澜珊她亲爹已经喝晕了。

慕澜珊:……

这铁定是因为她亲娘平时管教颇为严厉,这么多年偷着都不敢喝一口酒,这次逮到她结婚,可不就可劲儿喝吗?

奈何不碰酒,没酒量,没喝几个就晕了。

丢人。

慕澜珊和应然在司仪迎接他们入场后,慕澜珊自然的把手臂放进应然的臂弯里。

一对儿小花童着漂亮的纱裙礼服在前面为他们扔撒花瓣,两人跟在后面缓步前行。

这么好的场景,总有人恨的咬牙切齿。

白樱樱站在后台望着台上的两人,女人身着婚纱,雪白圣洁,男人燕尾礼服,目光温柔以待,两人天作之合,令人羡慕。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所有的好事和好男人都让一个人得了?

她都有应然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勾着顾霖轩的魂?

白樱樱离顾霖轩的位置有些远,所以她看他的神色有些不真切,可是她想也知道,顾霖轩的眼神一定比平时看她的目光更加温柔,充满爱意和宠溺。

她死死的咬住唇瓣,指尖用力的抓着手扶的墙壁,由于用力,指节泛白,指甲狠狠的抠着墙壁,恨不得嵌在墙壁里。

没关系……过了今天,你的白月光就不是白色的了,这样肮脏的颜色,还能照亮你吗?

能照亮你的……只有我!

......

裹温暖着顾霖轩的心房,虽然两个人交流的时间不多,但是当他看到她的左肩被砸的血流不止的时候,他突然像一头野兽一样,冲进那群欺负他的孩子群里,跟一群孩子打了个昏天暗地。

他伤的不轻,那群欺负他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可是他再回头找慕澜珊的时候,慕澜珊已经不见了。

顾霖轩去医生那里形容了慕澜珊的伤口,医生说可能会留疤,他的表情落寞悔恨,这些都被白樱樱看的一清二楚。

再后来,顾霖轩也不见了,他们的小农村再次恢复平静。

事情就是这么巧,时隔多年,她又见到了他,那个她惦念了多年的小男孩。

顾霖轩。

她想这一定是老天给她的机会,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白樱樱觉得老天都在帮她,因为她小时候被烫伤的一块快要淡去的疤痕,顾霖轩竟然直接把她当成了慕澜珊。

天知道,在她第一次小用心机顾霖轩站在她身边的那一刻起,她有多么的激动。

为什么要用小心机呢?

她以为她跟顾霖轩的缘分未断,可以前行,可是她突然发现顾霖轩和慕澜珊才是真的有缘。

只是顾霖轩记得那个小女孩,却不记得了慕澜珊。

她一点一点的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他甚至为她扔下了与他即将步入殿堂的慕澜珊……

如果事情一直就这样发展下去就好了。

她已经想好到时候他们去哪里拍婚纱照,去哪里结婚,和蜜月旅游。

可是事情发展的太快了,快到打了她一个措不及防,对她始终温柔以待的顾霖轩突然大发雷霆,说见到她就恶心,也恶心他自己竟然为了她这么恶心的一个人去伤害慕澜珊。

自此顾霖轩与她断了一切联系,无论她怎么打电话都不会接,......

怎么去寻他都不会来见她。

她那天坐了很久才明白,原来他的温柔以待,都是她是“小花”的基础上才得以拥有。

可是她怎么甘心!

让一个享受过顶级待遇的人再去让他吃糠咽菜他肯定是不愿意的。

可是老天就是这么开眼,令她见到了那个同村的女孩子,与慕澜珊长相相似的女孩子。

她凭借她的三寸不烂之舌与声泪俱下的演技,充分博得了女孩子的同情,也令她开始深刻厌恶慕澜珊。

这样一个跟她长相相似的一个人怎么就能这么坏?

抢别人男朋友,把别人的男朋友抢到手之后再狠狠抛弃去跟青梅竹马订了婚。

最让人恶心的是,她竟然在订婚宴上讹了她前男友五千万!!

简直不要脸!

她当即同意要帮助白樱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