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早上玩游戏的时候应然故意留下来的,他就是要让别人看到,慕澜珊是属于他的。

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他都要。

他再次不着痕迹的扫过顾霖轩,在俯身的时候擦着慕澜珊的脸颊凑了过去。

慕澜珊猛的转身捧住应然的脸,仔细的盯着应然闪烁的眼眸,与他对视。

“应哥哥刚才在看谁?是我不好看了吗?还是应哥哥还没办婚礼就已经开始厌恶我了?早上还跟人家玩游戏,现在就就有狗了是不是?”

慕澜珊眨巴了眨巴双眼,突然就换上了可怜巴巴的眼神。

应然一下子没忍住,就……突然挺想跟她再玩一次撕婚纱的游戏。

他突的一下就笑了,如沐春风,万花皆开。

“珊珊想玩游戏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慕澜珊一噎,有些小小的愠怒,小手一拳锤在了他的胸口,不过她的手臂有些酸软,又没有真正的用力,让外人看来,她只是像在撒娇一般,在用她的小拳拳锤应然的胸口。

“你还好意思说?结婚啊大哥!你还想不想要一个光鲜亮丽的老婆了?”

应然等慕澜珊锤够了,一把抓住了她作乱的小手,眉眼含笑的看着她,眼眸璨若星河。

“我只要你就够了。”

“妈呀…可…太可了我……”

慕澜珊一下子看呆,这狗男人,美男计用的贼溜,知道他怎么冲她笑她的脑子会完全会当机。

应然附身低头,“想要我吗?”

“嘿嘿……想……”

“那你告诉我,要破坏我们婚礼的是谁?”

应然的声音温和中带着磁性,在慕澜珊的耳边缓缓炸开。

慕澜珊哪里抵挡的了这样的敌人......

其实根本就没有好吧,她也刚知道。

“你怎么知道白樱樱要毁掉你?”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呵,真没看出来。”应然冷笑一声,令慕澜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应然说的对,原主在白樱樱手底下就没赢过,一搞一个准儿。

关键顾霖轩就吃这一套,性格有问题,人设有缺陷,但凡为了屁大点事那轮对是要虐原主。

“知己知彼?”不等慕澜珊鸡皮疙瘩起完,应然又一声冷笑,这声冷笑比刚才的凉意更甚。

慕澜珊一僵,这不是吃醋了吧?

请问一个亲亲好使吗?

“嘿嘿……然哥哥,你知道的嘛,以前我脑子不好使,眼睛也瞎了,这不刚治好吗?你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这一回?”

“真治好了?治好了还这么关心前……那个女人的动向?”应然斜着眼睨了慕澜珊一眼。

呵呵,她还真没有。

“我这不是怕她害我吗?这不,害我了吧。”慕澜珊努力睁大双眼,让眼神中的‘快夸我快夸我!’满满的怼在应然周围。

应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萌萌精萌出一脸血,耳尖开始不自然的开始蹿红。

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假意撇头咳嗽了一下,才回过头来继续释放那快要融化的冰霜。

“那你对我知己知彼到了什么程度?”

“???”

实不相瞒,你太好攻略了,我真不清楚。

应然眸中刚要融化的冰霜以每秒一万公里的速度化成冰凌铺天盖地的冲慕澜珊涌了过来。

卧槽!

这是要冻死人呐!

“一个亲亲够吗?”

“什么?”应然被慕澜珊这奇葩的脑回路打了个措手不及。

......

“我问你一个亲亲能哄好你吗?”

……

“不能。”

“那两个?”

“不能。”

“五个亲亲,加知己知彼技能。”

“五套婚纱,加知己知彼技能。”

卧槽!狗男人狠呐!

“三套!不循环!”

“十套。”

!!!

“五套!”

“十五套。”

“十套!加知己知彼技能!加今生唯爱你一人技能!加我是你的小可爱啊老公~你忍心吗?”

慕澜珊雾蒙蒙的大眼睛眨呀眨,还有她花瓣似的小嘴吐出的第二技能真心可以使他为慕澜珊做一切事。

应然的眼眸重新温柔起来,俯下身,盯着钱朵朵故意摆出的萌表情,低声道,“五个亲亲,五套婚纱,加上你的第二技能。”

“当真?那第一技能呢?”慕澜珊瞪大双眼,极其不解,应然竟然会主动减去婚纱的数量?

面前这个应然是个假应然吗?

她都愿意去彻底了解他了,为什么他只收下了第二技能?

“当真,五个亲亲要现在亲,第一技能……呵,不告诉你。”

此时的应然显然心情回转,好脾气的把脸凑过去,预备被慕澜珊蹂躏。

慕澜珊心情也好,总觉得自己赚大了,想到没有在应然的额头,鼻尖唇瓣,下巴,左颊右脸各印上一吻。

完事还洋洋自得,“送你一吻,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