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和应然玩游戏的后果就是她在婚礼现场腿软脚软手软,全程不是勾着应然的臂弯就是被应然状似搂.腰实际半托的状态下完成。

就…很突然。

慕澜珊在整个婚礼现场都恨不得把应然直接按下去打一顿得了。

婚礼现场所有人都喜气洋洋,慕爸爸嘴角都咧都耳根了,逢人必喝。

连宾客桌都没转完就已经晕乎乎的了。

【宿主,白樱樱来了。】

慕澜珊挽着应然的臂弯嘴角都要笑僵了,顾霖轩来是来了,但是他什么都没做,也没上前攀谈什么,也没有问慕澜珊是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的事。

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位置上全程盯着慕澜珊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现在白樱樱过来了,指定要出幺蛾子。

‘原剧情是什么?’

【额……原剧情是慕澜珊和顾霖轩婚礼的时候她来抢亲了。】

‘???’

‘那现在这是我跟应然的婚礼,她还来干嘛?’

‘不对啊,她不是都抢了一次了吗?原主这么惨?连续被同一个人抢了两次婚?快告诉我,抢赢了没有?’

这么浓重的八卦气息和幸灾乐祸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

【抢赢了。】

‘啧啧啧……这男主真的是不要也罢了呀,连续抢两次都被抢走,原主是不是脑子有泡?这样的男人她也要的下去?’

【额……那是因为白樱樱找到了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但是你妹妹黑化了,不甘心你没走丢还要嫁入豪门,为了毁了你,和白樱樱合作,拍了些爱情动作类的作品,让白樱樱发给了顾霖轩,当时的顾霖轩是为了为了保护你,才跟白樱樱走的。】

慕澜珊瞬......

全黑了。

谁还不是个黑化的小公主了?!我黑起来,你们都显得太白了!

不过是朵莲花成了精,心都黑了在那装什么白。

404缩在角落里眼睛水汪汪的闪闪发亮,可怜巴巴的用手捂住嘴角,唇线变成了层层波浪。

就…好喜欢这样的宿主怎么办?

它能不能临时倒戈一分钟,不站应然,站慕澜珊?

(其实你可以站慕然嘛…)

“怎么了?”

托了半天慕澜珊的应然早就发现了她的心思有些散,虽然很少往顾霖轩的方向看,但是顾霖轩那两道炙热的眼神,让应然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眯了眯眼,不着痕迹的看了顾霖轩好几眼,这个人真的是,怎么看怎么不爽,顾霖轩遇到应然的眼神,竟然会十分自然的还回来,然后给予一个十分温和的目光,让应然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糖上。

慕澜珊眯起眼来,“没事儿,大概有两只小妖精准备蹦跶蹦跶,我看看怎么让她们直接拍死在淤泥里。”

本来慕澜珊想的是直接把白樱樱和顾霖轩的大电影改道放映也行,反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

可是404竟然告诉她,因为看剧的人喜欢看1v1以及身心干净双处系列,所以剧情并没有安排顾霖轩和女主以外的女人上映过大电影内容。

这让慕澜珊的一口老血梗在了喉间,婚都逃了两次,你说没拍过就没拍过?原主信吗?

404目光幽幽,给出的答案是读者知道就行。

哦靠,这神仙剧情。

而白樱樱这朵白莲花,除了冒充顾霖轩小时候的白月光之外,404竟然告诉她,她并没有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

破坏了两次原主和顾霖轩的婚礼不算吗?找人毁原主不算吗?

......

#现在还在后台准备害她自己呢!还是没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

404是对过分这个词存在误解。

装绿茶白莲女表就特别过分!

应然垂下睫来,所有若有所思,是有人来闹他们的婚礼了?

两个?谁?有顾霖轩吗?

如果是顾霖轩……

呵……

警觉到应然周身有些冰冷,慕澜珊瞬间明白自己说的话对应然产生了影响,也让他产生了误会。

手指悄悄的滑向应然的手掌心,用小手指快速的挠了挠他的手心。

应然眸光顿时闪了闪。

应然虽然没有回应她,但是慕澜珊知道他肯定在听她说话。

她小力的扯了扯应然的衣袖,应然没有回应。

“你下来一点呀!”

应然看着身侧灵动,身着婚纱的少女,脖颈的地方虽然是复古立领设计,但是由于是蕾丝绣花贴片,她修长的脖颈也隐隐的露了出来,很是漂亮。

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蕾丝贴片下的一抹红痕上,眼神微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