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了半天冷汗的404终于想起了还有重要事情跟慕澜珊说,最后抹了一把额头,才跟慕澜珊说正经事。

【顾霖轩知道真相了。】

‘哦。’

【他知道真相了!】404额头青筋暴起。

‘哦,知道知道呗。’慕澜珊眼皮都没抬一下。

【顾霖轩来抢亲怎么办?】

‘打出去。’

【你舍得?】

???

‘我又不认识他,你是不是有病?’

【顾霖轩不是你老情.人吗?】

???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顾霖轩是原主她老情.人,又不是我的老情.人,再说就算我是她,在最初的时候被顾霖轩这个渣抛弃了,我也不会因为他回来而屁颠屁颠的跑回去好吗?’

【……不屁颠屁颠的跑回去,那是还愿意被八抬大轿抬回去?】

……

‘不,他十八匹马都拉不回我正直的头颅。’

【真不回头?】

‘不回头。’

【那你爱应然吗?】

‘问这个做什么?’

【八卦一下呗,身为一个倒追任务者,这么佛系的追一个人让我一介系统深感蛋疼。】

慕澜珊眼神不(猥.琐)善的冲小豆丁裤.裆瞄了两眼。

‘别瞎说。’

【我瞎说什么了?不是吗?让你倒追现在你还没爱上目标,目标都快把你往死里宠了。】

‘我说你疼的不是地方。’

【???】

【!!!】

【老流氓!!】

‘谢谢夸奖,在下不才,勉强收下你的赞美。’

【讲真的,宿主,你想好怎么应对顾霖轩了吗?......

~吃煎蛋啦!”

慕澜珊用叉子叉起一片煎蛋,自己先狠狠的咬了一口,又把煎蛋的四遍全部啃的个遍,最后自认为自己恶心无比之后,把叉子上的煎蛋递到了应然的面前。

慕澜珊挑眉,不是嘲笑我看你口水吗?那就吃一口呗。

不吃?哼!不吃本宝宝就生气!

应然看了眼被慕澜珊啃成爱心形状的煎蛋,毫不犹豫的张口吃下,末了还把叉子咬在了嘴里不松口。

慕澜珊看应然吃了下去,毫无形象的大拍桌子,“应然,口水好吃吗?”

应然点头,松开口中的叉子,三两口咽下煎蛋,眼眸幽深,潭底有光,“我更想吃你嘴里面的。”

慕澜珊把叉子摆放在盛放煎蛋的盘子上,到手托腮,眼尾上挑,眼皮微微张开。

“想吃就来吃啊~”

她的声音里有些丝丝缕缕的小诱惑,要是平时,她指定不敢这样,可是今天不同,今天是他们的婚礼啊!应然一定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的。

慕澜珊的话音刚落,应然的眼眸已然晦暗不清,眸子里隐隐夹杂着些恨恨的意味。

“晚上你给我等着!”

慕澜珊毫不犹豫的反攻,“等什么晚上啊哥哥~及时行乐啊~听说撕婚纱特别好玩~然哥哥一起来玩吗~”

慕澜珊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哈哈哈,逗应然什么的,简直是太开心了有没有~

不等慕澜珊心里笑完,应然已经踱步走到了慕澜珊面前,他一把捞起慕澜珊的脑袋,额头和她的额头抵在一起,嗓音中有些性.感的微哑。

“真的吗?”

慕澜珊不由吞了吞口水,这这这……温润如玉的少年应然去哪了?

眼前这个性.感危险的男神哪里来的?

她……可!!!

......

我的妈呀!太帅了呀!

应然一把抄起已经当机的慕澜珊,出了餐厅就往楼上卧室走。

“要去哪里?”身后有人问了这么一句。

应然回头,笑意盈然,“哦,没事,小珊要换婚纱,我帮她。”

那人不疑有他,不再问别的,转身去布置别的东西。

应然低头咬了一口慕澜珊的唇.瓣,有些用力,让慕澜珊陡然瞪大了眼睛。

她的眼睛大大的,里面水系萦绕,有些小小的控诉在里面,仿佛在质问他,你为什么咬我?

应然的声音瑟哑低沉,凑到了她的耳边低语,“乖,我们现在就去及时行乐,撕婚纱这么好玩儿,我们当然也要玩一下,现在一套,晚上一套,如果珊珊还想玩,我们还可以天天订,玩到珊珊不想玩为止。”

哎?哎哎?哎哎哎??

!!!

不是!不对啊!

结婚啊兄弟!

这游戏不好玩!

慕澜珊的后果是跟应然正正经经的玩了一次撕婚纱的游戏,玩游戏的过程中,应然还在不停的问:

“这样撕珊珊满意吗?”

“哦,这样的撕法达不到珊珊的要求啊,那这样撕呢?”

“这样呢?我撕的好不好看?”

“……”

“珊珊,这游戏果然好玩,以后婚纱我们多准备几套,珊珊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慕澜珊忍无可忍,“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