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应然和慕澜珊的订婚仪式仍旧在进行,当慕澜珊说出把所有礼金全部建立基金的时候众人哗然。

这是什么概念,这次订婚宴来的人不少,可是订婚不比结婚,有礼金,但是不会太多,可是光顾霖轩就有五千万的大手笔在,那钱一定少不了。

慕澜珊能把这么大一比钱拿出来做慈善,真的不容易。

而且应然和慕澜珊当着众人的面接吻互诉衷肠,而慕澜珊对顾霖轩的尖锐却又不失体面的对话,让这些人觉得看了一场大戏。

好像……慕澜珊喜欢的一直是应然一样,顾霖轩,好像只是个过客。

就像一个孩子喜爱了很长时间的味道,习惯已久,可是突然闻到另一种味道只觉得芳香扑鼻,可是在这个孩子要吃下去这块带有香气的食物时,这块食物变质了。

这个世界上有的只是这块变质的香气,而这个孩子的心里也只记得这块食物变质腐烂的味道,忘记了曾经的馨香扑鼻。

订婚宴很成功,不仅仅是应然和慕澜珊而言,就连慕家和应家都有面子,这波操作可以说是猛如虎,自然而然的做了慈善,打响了两家的名声,又宣扬了两个人的爱情,还坑了顾霖轩。

简直是一箭三雕。

“我棒吧?”慕澜珊跪坐在床上,眼神发亮的看着应然。

应然自从过了订婚宴之后,就变回了以前的他,那个404口中的温润少年,慕澜珊馋他馋的紧。

可是应然变回来之后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有些小害羞,比如她在订婚宴上大胆吻他的时候,他的耳根烫到可以煎鸡蛋了!

还好当时应然没有犯傻把她推开。

应然咳了一声,不自然的微微扭头,他发现了,从订......

颊微红中,拿出了自己心仪已久的……三国杀棋牌。

应然:???

他是有什么地方理解的不对吗?

慕澜珊:???

我老公激动异常的表情怎么没有了??看见三国杀棋牌认为自己水平太差脸都吓白了!

!没事,谁让他是咱老公呢!我让他!

应然如水的眸色晦暗不清,声音微哑,“澜珊,我们要玩的游戏就是三国杀吗?”

慕澜珊疯狂点头,“是啊是啊,这是我这两天被圈在家里哪也不让出刚学会的,可好玩了!老公你陪我玩啊!”

应然捏了捏慕澜珊的脸,眸色渐深,点了点头,“好啊,陪你玩更有趣的游戏好吗?”

慕澜珊瞪大眼睛,无辜倒,“还有什么游戏比三国杀更好玩?”

应然低头印在她的额头,含糊不清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

两个人玩了一晚上的游戏,玩的慕澜珊腰酸背痛腿抽筋,果然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慕澜珊一直到下午三点才起,没办法,游戏玩的入迷,天亮才睡着。

可谁知慕澜珊一睁眼,就是应然鞍前马后的伺候洗脸刷牙吃早……午饭?

吃完饭后应然就开始在慕澜珊一脸茫然中收拾东西,看的慕澜珊莫名其妙。

最后实在不明应然的寓意所在,就开口问了问,“老公,你收拾什么呢?”

应然边把慕澜珊平时穿的衣服叠整齐收拾好,再把她的那些鞋子包包化妆品之类的全打包,回头笑着对慕澜珊说,“哦,爸不是给你陪嫁了一套小公寓吗?我们收拾收拾,今天搬过去。”

慕澜珊:“???”

“为什么?......

在这住的不是挺好的吗?”慕澜珊还犯困,打了个哈欠歪在床上眯着眼继续不想醒。

应然看了慕澜珊一眼,停下手中动作走过去拎起被角轻轻的为慕澜珊盖在身上,慕澜珊舒服的直哼哼。

这才是她一个任务者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目标全心全意爱她怜她才对嘛……

‘切,我哪里不要脸了?’

‘!!!老子已经追上了,温润如玉的少年老子拿腰换的!!’

404斜眼鄙视,

‘???’

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的误会存在?

应然替慕澜珊盖好被子,看慕澜珊直哼哼的样子抿嘴笑了笑,声音刻意放的轻柔了些,“嗯,这里也挺好,不过我总觉得游戏玩的不是很尽兴,我们换个地方,不在爸妈这边霍霍他们了。”

慕澜珊猛的睁开眼,惊恐的看着应然,游戏玩的不尽兴???

换个地方继续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