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勾唇,扬声道,“今天我和应然订婚以后以及两个月后结婚所得的所有礼金,全以应然的名义成立基金!捐给那些有需要的人!所有的礼金公开透明。”

“一分不留!”

顾霖轩只觉得脚下踉跄了一下,随后快速的走出了宴会厅。

没有等白樱樱,他甚至把白樱樱给忘了,直接没有想起来,开上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别墅。

他的手哆嗦的有些厉害,拿出打火机点了好几次烟都没有点着,颓然的靠着墙角慢慢滑坐了下去,一腿弯曲,一腿笔直的伸展出去。

他的中指和食指还夹着未燃的香烟,打火机被他扔在了地上,双手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最后无力的垂了下去,额头抵住了自己的膝盖。

“澜珊……”他嘴里喃喃的吐出了两个字。

他想到慕澜珊冲着他得意扬起小下巴的场景,嘴角的笑邪魅可爱,就连她冲应然俏皮眨眼的动作,都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她坏笑的样子……真可爱啊。

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那样的笑容,慕澜珊在他面前永远是一副乖乖的样子,不论他做什么。

他以为自己征服了京都第一美女慕澜珊,你看,她为了自己收敛了她所有的小脾气,他喜欢温柔的,慕澜珊就会变成温柔的,他喜欢纯白无瑕的,慕澜珊也会调整为纯白无瑕的。

他以为自己有多喜欢慕澜珊,愿意因为慕澜珊做的这一切而娶她,可是天不遂人愿,他的小花……找到了。

小花是他小时候母亲去世的那段阴霾里唯一的光,她陪伴自己度过了那段没有阳光的年华,小花是他生命中的光,是他的救赎。

可是他把小花弄丢了。

......

应然,亲吻应然,眼中有光,带着希冀,问应然,“你爱我吗?”

呵……

你爱我吗?

她眼中的光耀眼璀璨,使得他眼睛酸涩不堪,可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她,他根本就移不开眼……

他还是出口打断了他们的互诉衷肠,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可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慕澜珊不爱一个人的时候,口中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利剑,都是一枚钢针,细细密密的插在他最软的心口上,她甚至嫌这些钢针利剑刺的不够深,不够痛,抬起脚要往里面踹三分。

他最后能做的只能是把那五千万放在账房发手中落荒而逃。

可是他听到了什么?

他们订婚……以及结婚的礼金,全部以应然的名义捐出。

呵……

她不收他的东西,她在订婚宴上与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为了羞辱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告诉他:我,慕澜珊,不爱你了。

真疼啊……

他爱慕澜珊吗?无疑是爱的,要不他也不会想要去娶慕澜珊。

可是他的光……

罢了,是他贪得无厌。

谁会任你凌辱厌恶丢弃后还站在原地等你?

他还有……他的光,对,他的光……

顾霖轩猛的回过神来,白樱樱呢?把手中已经揉的不像样子的香烟揉碎丢在地上,掏出手机后才发现,他的手机里竟然满满当当的有十多个未接电话。

打开屏幕,‘我的光’三个字眼刺的他生疼,他不能这样,他不能把慕澜珊弄丢了,再把他的光弄丢了……

迅速点了回拨,几乎没响,电话就被接通了,他仿佛听到了白樱樱......

的哭声。

“樱樱?”

“……”

“抱歉,你在哪里?”

“……”

“好,你就在原地不要动,我来接你。”

“……”

“乖,别哭了,你不要挂断电话,我马上就到好吗?”

“……”

“刚才吗?临时有个大的项目搞不定,有些焦头烂额的,不想让你看到我不是那么雷厉风行,不帅的样子,乖了,我去接你好吗?”

“……”

“好,别胡思乱想,到了去给你买衣服包包好吗?你喜欢什么?”

“……”

“小狗?好啊,我们一起领养一只吧。”

“……”

“终于开心了吗?我已经在车上了,等我,乖。”

“……”

顾霖轩把手机外放放在副驾驶上,边开车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他已经习惯了对他的光温柔。

慕澜珊,你看,就算我痛失爱人,失了我心中所爱,可是我仍有一束光时时照耀在我心头。

只要有这束光在,我便不是行尸走肉。

人不一定要有爱,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光,或许我的光没出现之前你是照亮我心中的烟火,但是烟火终究是烟火,与永恒的光不同。

我需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