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白家大小姐参加顾少前任未婚妻的婚礼只随了两百块的份子钱!她那身行头就得几百万了吧?!”

“是啊!我的天呐!两百块,做个指甲都不够啊!”

“是啊,是啊!这不是丢顾少的人吗?”

“嘘!小声点!顾少听着呢!”

“切,还不让人说了?敢出不敢让别人说?”

“……”

顾霖轩的眼中满是风雪,手指微微收紧,力道大的甚至连胳膊上的青筋都有些微微暴起,牙齿狠狠的咬合了两下,才怒道,“都给我闭嘴!”

应然这才不紧不慢的上前,“顾少,看清楚这是谁的底盘。”

顾家是新起之秀,虽然成长迅猛,有些人忌惮,但是有些人也不怕与这新竹碰撞一下,这些人里当然包含了应然。

应然,男二,除了女主不爱他,所有事情远压男主一头的存在,但是现在女主拿男二当祖宗宠,那这个男主还有什么可豪横的?

除了他那万年豪横的脾气比应然大,其余的跟应然一比。

皆是渣。

“霖轩!我的手好痛!”

随着白樱樱的一声哭腔,顾霖轩那濒临暴走的脾气也被收了回来。

紧张的回过头,看着自己手中白樱樱的手腕已然有些发紫,心疼的把她的手腕放在唇边吻了吻。

“对不起,樱樱,我不是故意的。”

白樱樱神色温柔,毫不畏惧的对上顾霖轩的眼睛,眼角弯了弯,“霖轩,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顾霖轩被白樱樱这么看了几下,心中对白樱樱小家子气的事已然放下,重新把白樱樱的手握在手心,像是在证明什么一般,......

也把手指一根一根的放在了白樱樱的手指中间。

同样的十指相扣,仿佛就是在慕澜珊面前炫耀他到底有多爱她。

白樱樱心中蹦出惊喜,他肯这样握住自己的手了?

被动的承受了顾霖轩的十指相扣,心里的窃喜却丝丝缕缕的洋溢了出来。

慕澜珊挑眉,好一对莲花品种的癞蛤蟆,在别人订婚宴上想要彰显自己的出双入对来了。

不坑到你妈都不认识,她怎么好意思姓慕?

“原来顾先生也来了啊,应然不说我都没看见。”慕澜珊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启唇道,“是陪白小姐一起来的吗?所以份子钱是与白小姐出的一份是吧?”

丢人的事都被慕澜珊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说,顾霖轩咬着牙没翻脸,只是阴揣揣的盯着慕澜珊瞧。

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盯着慕澜珊和应然相扣手指的时间尤为长。

慕澜珊勾唇,你瞧啊,你瞧啊,你个傻逼,任凭一个人出来忽悠你,媳妇儿忽悠没了吧。

嘴角邪邪的笑了两声,应然觉得慕澜珊这小模样像是要使坏,用中指轻轻用力的按了一下慕澜珊的手背,慕澜珊回头冲应然眨眨眼,小手指伸进他的手心挠了两下以此来回应他。

“账房!来好好查一下白小姐和顾先生的礼金!看看是不是出了一份!千万别弄错了!”最后,慕澜珊抬起下巴瑟的看了顾霖轩一眼,道,“毕竟顾先生是个大方人。”